第四十八章:烏鴉嘴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四十八章:烏鴉嘴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影帝那煉丹的閨女星際平頭哥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盛世醫香不死傭兵山村名醫丹宮之主重回六零全能軍嫂     張鶴齡眼珠子轉著,怎么看,這方繼藩都像是個冤大頭:“這是好地,不賣,不賣的,說什么都不賣,沒有十萬二十萬兩銀子,打死了都不賣。”

    張延齡坐在一旁,嚇了一跳,兄長太狠了,開口就是十萬二十萬兩銀子。

    方繼藩也懶得啰嗦,直接道:“五萬兩銀子,當場交割,也懶得廢話,若是不肯,我立即就走!”

    五萬兩銀子其實方繼藩都覺得多了,他不在乎錢,只要這塊地。

    張鶴齡卻是呆了一下,又與張延齡對視一眼,這人……瘋了吧,五萬兩銀子,你買西山那片荒地?這荒山里可種不出糧來。

    張鶴齡精神一震,立即大叫道:“五萬兩?我分明說的是十萬二十萬……看老夫和你爹是忘年之交的份上,十萬兩!”

    “噢。”方繼藩板著臉:“原來如此,那么……打擾了。”

    見方繼藩一副作勢要走的樣子,張延齡頓時急了,連忙笑起來道:“且慢,且慢,方賢侄,老夫素來久仰你的大名,曉得你聰明伶俐,哈哈,很佩服,很佩服,有話好好說,八萬兩,不能再少了,這是祖產啊,是祖產,想到要將這祖產賣出去,我心就疼得厲害,疼啊……這樣罷,西山那里的地,方圓有十四里,雖說都是山,不過在山腳下還有一處莊子,土地肥沃的很哪,足足有上千畝,八萬兩,一并給你了,權當交個朋友,你的父親,和老夫是過命的交情,問題是,你有錢嗎?”

    方繼藩有些心動了,西山且不說,山下還送一個莊子,這敢情好,可以用做對無煙煤的加工,這價錢,其實是很坑的,說穿了,西山就是一座荒山,價錢當然可以談,可對方繼藩而言,這卻是一座金山,和他們扯皮沒什么意思,隨即搖搖頭道:“我現銀不多。”

    一聽沒錢,兄弟二人的臉色驟變。

    方繼藩則是笑呵呵的繼續道:“可小侄有地,都是上好的良田,你看,地契都帶來了,還有寶鈔……”

    張延齡和張鶴齡眼睛都直了,他們屏住呼吸,突然有一種突如其來的幸福感,這幸福感令他們有些眩暈。

    過了沒多久,方繼藩便背著手從出張家的時候,張家兄弟則親自將方繼藩送了出來。

    張鶴齡顯得很感慨,很是親切地拉著方繼藩的手道:“賢侄,有空常來啊。我們是世交,要常走動,不要生疏了,我這個人比較耿直,從不喜藏著掖著,總而言之,老夫喜歡你。”

    方繼藩噢了一聲,懷里揣著西山的地契,一下子覺得自己底氣足了。

    鄧健垂頭喪氣地在外頭候著,方繼藩心情愉快地踢了踢他的屁股,神清氣爽地道:“走。”

    外頭依舊冷颼颼的,令方繼藩口里噴吐著白氣,萬事開頭難,現在拿了地,便算是走出了第一步了。

    他腳步輕快,已領著鄧健轉過了街角。

    張家兄弟依舊還倚門相看,雖是天寒地凍的天氣,可張鶴齡卻不覺得冷,良久,他長長的吐了口氣:“方家的敗家子,老夫很欣賞。”

    張延齡也是笑了:“哥,咱們……發財了?哈哈,一片荒地,竟換來了八萬兩銀子,還是用田契來折價的,都是好田,要不,我們喝碗粥,慶祝一下?”

    張鶴齡紅光滿面,眼睛放出光芒,直到現在,他還是覺得做夢一樣,那方繼藩,果然是敗家子啊,這樣的好事,竟砸落在了自己兄弟的頭上。

    只是,慶祝?

    張鶴齡思考了一會兒:“算了,還是省著點吧,可不要糟踐了糧食。不過這個方繼藩,不會有什么陷阱吧?”

    張延齡一聽,嚇得臉色慘然:“不對吧,不是都說這小子是個敗家子嗎,兄長,不要多慮,這是合該你我兄弟發財,方家父子,都蠢!哈哈……”

    看著張延齡笑得合不攏嘴的樣子,張鶴齡才放下了心,老神在在的頷首點頭:“這個少年郎,老夫很欣賞他。至少,他比他爹要強!他爹太小氣,磨磨蹭蹭,才不甘不愿的掏錢,還是他痛快,我喜歡痛快的人。”

    …………

    坤寧宮。

    自從莫名其妙的在詹事府,被方繼藩說了一通胡話,要讓公主注意身體之后,張皇后心里,是不屑于顧的。

    方繼藩的名聲,她大抵聽說過一些,嗯……有些糟糕。

    這個小子,肯定是說胡話。

    可雖是如此,被方繼藩一提醒,張皇后總覺得心里膈應,畢竟是自家女兒,張皇后也只此一女,心里就怕有這么個萬一來。

    所以她從一開始的不屑于顧,漸漸開始變得有些焦慮,忍不住暗暗的想,這小子真是個烏鴉嘴,連帶著自己的眼皮子,竟也跟著跳了。

    于是忙命人去請太醫來。

    弘治皇帝聽聞張皇后當真請太醫去給公主問診,不由笑了,取笑道:“方繼藩這個人,倒是有幾分小聰明,不過他歷來喜歡胡說八道,這些胡話,聽聽便是了,不必掛在心上。”

    七八個太醫,開始忙碌起來,少不得還是望聞切問那一套,倒是令公主顯得煩惱的樣子,微微皺起鼻子,任他們擺布。

    張皇后只是淺笑,瞥了一眼公主,方才道:“陛下,這叫關心則亂,哀家怕的,就是這么個萬一,雖是知道那小子胡說,可讓太醫們問過了診,不就放心了嗎?”

    見弘治皇帝露出倦意,顯然是方才在暖閣里批閱奏疏,身子乏了,便移步至他身后,輕輕為他捏肩,一面道:“陛下說此人有點小聰明?”

    弘治皇帝微微一笑:“其實此人,朕也摸不清,哎,不說這些。”

    張皇后善解人意,并沒有多問。

    片刻功夫,為首的太醫院掌院周蓉上前:“稟告陛下,稟告娘娘,公主殿下,身子無礙,鳳體康健的很。”

    這是幾個御醫都會診得出的結果,而周蓉作為太醫官,而且他已到了古稀之年,只需看他花白的須發,便能給人一種無以倫比的安全感。

    弘治皇帝輕輕一笑:“朕就知道。”

    張皇后還是微微有些擔心:“當真無礙嗎?要不要再查一查?”

    周蓉一聽,忙道:“娘娘萬萬不可因為一個黃口小兒胡言亂語,便亂了方寸,臣等在太醫院,為宮中效勞數十載,不敢自稱神醫,卻也算是略有心得,臣已和幾位太醫細細的診視過,臣敢擔保,絕不會有差池。”

    張皇后聽罷,才長長吁了口氣,嫣然一笑:“周卿家,本宮并非是質疑太醫院的意思,好了,卿等退下吧。”

    周蓉心里略略有點兒不舒服,說實在的,就因為聽了一個黃口小兒胡說八道,卻如此大張旗鼓,這令他感覺到了一絲侮辱,畢竟宮中貴人都是千金之軀,所以幾乎每隔一些時日,太醫們都會檢查一番,防范于未然。自己在半月之前,就曾診察過公主殿下,那時并沒有發現什么問題。假使是宮外杏林的某個神醫,發出警告倒也罷了,偏偏……是個叫方繼藩的家伙。

    此人周蓉也略有耳聞,就因為這么個敗家子胡言亂語,便如此大張旗鼓?

    只是在御前,他也不好發作,而且南和伯,也不是他一個醫官能惹的,因此也不敢腹誹什么,行禮,正待要告退。

    幾個太醫,也各自收了藥箱,預備要走。

    張皇后倒是嗔怪起來:“陛下,方繼藩還真是膽大包天,口無遮攔……”

    她的話里,很有幾分責怪的意思,公主是自己的心頭肉,換做是誰,被人說你女兒有問題,只怕心里都不舒服。

    弘治皇帝微笑,卻是一嘆:“你是不知,南和伯就這么個兒子,且還得了腦疾,平時呢,本就喜歡胡說八道,這是他的本性,朕堂堂天子,難道去和他計較?倘若是別人,這般的放肆,這叫其心可誅。可他嘛……朕若是責罰他,就顯得斤斤計較了。”

    張皇后不由嫣然一笑,頷首,似乎覺得有理,宮里怎么可能和一個混小子計較呢?于是唏噓道:“如此說來,南和伯也是可憐……”

    一陣唏噓,卻在這時,寢殿里的宦官突然發出了驚叫:“殿下,殿下,您這是怎么了?殿下……”

    卻是轉瞬之間,見方才還好端端的公主,突的臉色帶著緋紅,突得抬起纖纖玉手撫額,啟著薄唇貝齒,剛想要說什么,卻一頭栽倒在了瘋榻上。

    宮中大亂。

    “來人,來人!”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