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閱卷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百七十章:閱卷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盛世醫香帶著空間闖六零漢侯BOSS穿成小可愛[快穿]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山村名醫農家樂非常規好萊塢生活     歐陽志五人回到了方家,拜見了恩師,這一路,五人都是無話,各有心事。

    殿試的結果沒有出來,足以讓他們忐忑不安。

    見過了恩師,其實方繼藩也一直在焦灼地等待著他們,一看他們的表情,也看不出他們考的好不好,便問:“如何?”

    歐陽志先上前道:“恩師,今日的題,乃平米魯。”

    “平米魯?”方繼藩看了幾人一眼,而后道:“你們是如何答的?”

    歐陽志道:“恩師曾講過關于米魯的叛亂,所以學生就按著恩師平時的教誨,作了題。”

    方繼藩頷首點頭。

    唐寅等人也道:“學生人等,也是以此破題。”

    方繼藩噢了一聲。

    卻見徐經低垂著頭,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

    方繼藩一眼便看透了他,凝視著他道:“小徐,你怎么答的?”

    徐經跪下了,道:“學生覺得,恩師當時的教誨,過重于術,只怕答出來,恐為陛下所不喜,因而……學生便開了宏論……”

    一聽宏論,方繼藩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讀書人這玩意,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見微知著,比如下了一場雨,讓你來評論一下雨,這本來是極簡單的事,可是他們呢,覺得這樣答就沒意思了,于是便要上綱上線,要站在高處,從三皇五帝講起,然后論及這雨水對于農耕的影響,接著再引經據典,摘抄古時明君賢臣的議論,最終,再進行收尾。

    明明是讓你寫一場雨,你則把前五百年,后五百年,統統都裝進去。

    而這平米魯,徐經大抵就是開始講歷朝歷代的叛亂,接著又開始議論,為什么會叛亂呢?這是因為教化沒有推及到土人的原因啊,所以到底怎么平定叛亂,是決口不講的,這就是術,太低端,得從文化和教育上著手,要治本。

    又如治病,有人得了風寒,你不去開藥驅寒,卻說這病的根本原因是因為你體弱,你為何體弱呢,是因為你平時不注意鍛煉身體,你為何平時不鍛煉身體呢,是因為你懶,所以,驅寒的事先放一邊,先治一治你的懶病。

    方繼藩的臉不由自主的便拉了下來。

    徐經跪著,低下了頭:“恩師,學生……學生……”

    方繼藩雖然也知道,說不定皇帝還真就喜歡這等‘高論’,可是……其他的門生,都乖乖的依著自己的想法答了題,你徐經是什么意思,反了你還?

    徐經一看恩師面上不喜,頓時落淚了。

    他嚎哭道:“恩師的教誨,學生是一句都不敢忘啊,只是學生又害怕考得差,到時被恩師責罰,學生會試和師兄們相比,實是不堪入目,給恩師丟人了,心里只想著,殿試上,無論如何也要給恩師爭一口氣,學生以為,恩師固然是見識廣博,非尋常人可比,可這畢竟只是考試,并非實際,所以……所以……”

    徐經是個愛耍小聰明的人。

    這一點……方繼藩覺得并不太像老實本份的他,方繼藩掃了歐陽志等人一眼,歐陽志也拜下,道:“是啊,恩師,徐師弟也是為了給恩師爭一口氣,并沒有其他的意思。”

    “恩師……”唐寅等人一個個拜下。

    方繼藩不得不說,這家伙,拜入門墻之后,似乎幾個師兄都被他給籠絡了。

    此人的性格……方繼藩卻冷哼一聲,齜牙道:“在這跪著,跪三天三夜再說。”

    其實,最終殿試的成績,方繼藩也是拿不準,可他不喜歡徐經耍小聰明,雖然方繼藩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可內心深處,卻是三觀奇正,當然,這或許也可能是徐經的優點,只是這又如何呢,我是你爹,啊,不,我是你的恩師,讓你跪,你就跪著。

    徐經倒是不敢頂撞,悲憤地朝方繼藩磕了個頭:“學生……謹遵師命。”

    唐寅諸人,噤若寒蟬,倒不甘再求情。

    …………

    潼關,這里乃是關中的東大門,歷來乃是兵家必爭之地。

    不過而今大明一統,這潼關除了在明初時進行了修葺之外,歷經了百年之后,這里的關隘和建筑早已斑駁,不過因為經常有商賈出入,因而沿街倒還算熱鬧。

    卻在此時,關門竟異常的開了。

    以往的時候,關門只開一個時辰,要出入關門的人,都需事先在關隘前等待。

    除非……遇到了特殊的情況。

    只見,今兒這關門一開,瞬間一匹飛馬入關,卻不停歇,而是直接沿著中道,筆直的穿越關城。

    與此同時,那馬上的人大喊:“大捷,大捷,貴州大捷……官軍殺賊五千余,拔寨無數……”

    這是自西南急遞鋪的快報。

    為了緊急傳遞消息,他們沿著驛道,自云貴入川,再出漢中,入關中,一路向著京師日夜不歇的狂奔。

    一般情況,尋常的捷報是不會如此大張旗鼓的,除非……事先有所交代。

    遠在貴州的巡撫王軾早有交代,這一路,為了振奮軍心民氣,沿途若遇到集鎮,需唱報捷訊。

    “大捷了……”

    許多人聽罷,個個低聲議論起來。

    貴州的事,距離潼關實在太遠,可這捷報傳來的訊息,卻還是足以在這里泛起一些浪花。

    而很快,那快馬卻已遠去,消失不見蹤影。

    …………

    次日一早。

    弘治皇帝在卯時前,便已早起,今日他穿了朝服,擺駕暖閣,坐定之后,劉健三人便到了。

    三人向弘治皇帝行了禮,落座。

    弘治皇帝抖擻起精神道:“三百多個貢生,策問答卷俱都在此,朕與諸公同閱吧。”

    劉健頷首點頭:“陛下出此題,恐有什么深意吧?”

    弘治皇帝卻是苦笑搖頭道:“本來朕倒是想借此機會,問一問這干旱的事,不過朕所擔心的是,讓貢生們輕易猜出了考題,可思來想去,若是隨意出題,卻又不妥。眼下貴州的叛亂已持續了這么久,可謂是尾大不掉,朕心里也委實不安啊,這樣拖延下去,不但朝廷靡費無數錢糧,任由云貴糜爛,遲早怕會引出更大的麻煩……”

    弘治皇帝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云貴的叛亂,對于朝廷而言,雖是麻煩,卻也并不致命。

    而致命之處就在于,貴州的叛亂需要彈壓的同時,卻因為冬季的漫長,以及各處的河水泛濫以及干旱所導致的糧食減產一同爆發,最終拖垮了朝廷的財政。

    弘治皇帝倒是又把話題轉到了正事上,道:“好好閱卷吧,倒要看看,這貢生之中,是否當真有經世之才。”

    劉健等人也不禁振奮起精神,對于晚生后輩,他們也有著極大的興趣。

    更何況,陛下提及到了云貴的叛亂,也令他們心里沉甸甸的。

    君憂臣辱啊。

    暖閣里安靜了下來,一封封的策論,由君臣們交叉的檢閱。

    不過……這些卷子,大多并不出奇。

    其實這也難怪,雖說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可實際上呢,絕大多數讀書人中的佼佼者們,卻將自己的半生都放在了八股上,畢竟,只有八股作的好,才有機會一路過關斬將,策論,這是殿試的事,其實太過遙遠了。

    相比于會試時的八股文,這策論的答卷,許多的答案都是慘不忍睹,這些貢生,其實無一不是優秀的讀書人,可因為思維的局限,平時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著圣賢書,所以除了賣弄文采之外,里頭的策問,多是假大空占了多數。

    因而,大家各自看了十幾篇策問,就有些提不起興趣了。

    其實歷來的策問,大多都是如此,弘治皇帝曾對此也不滿意,不過卻也知道,朝廷八股取士,導致這樣的后果,本就是理所當然,所以他雖覺得有不妥之處,卻也沒有深究。

    且不說這是祖宗之法,而是八股取士,自然也有八股取士的用意。

    只是這些文章,看得實在是乏味,大多數人是侃侃而談、指點江山,卻連貴州地無三尺平,天無三日晴的實情都不了解,就更遑論用兵了。

    還有人,直接站在高處,居然從這平叛講到了之所以有叛亂,是因為朝廷吏事的問題,接著就圍繞著吏事,大發一番感慨。

    弘治皇帝看到這里,真真有點懵逼,這……過份了啊。

    卻在這時,另一邊的劉健處,傳出了一個略顯訝異的聲音:“咦……”

    在這乏味的暖閣里,一個發出驚奇的聲音,足以讓所有人打起一些精神。

    眾人便不約而同地看向了劉健。

    劉健笑了笑道:“這里有一篇文章,倒是有幾分意思,此人對馬政,竟看得甚是透徹。”

    弘治皇帝眼眸一抬,忍不住問道:“不知是誰?”

    殿試的答卷,是沒有糊名必要的。

    劉健光顧著看文章,倒是沒有注意考生的姓名,聽弘治皇帝如此問,直接將卷子交給了一旁的宦官:“陛下請看便是。”

    那宦官小心翼翼地將文章轉呈弘治皇帝,弘治皇帝先看名字,赫然,這卷首處,寫著‘浙江紹興府’貢生王守仁的名字。

    王守仁……

    “王守仁……是王卿家之子?”

pk10开奖规律    8)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