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至死無憾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四百五十九章:至死無憾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三國之召喚時代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女配不摻和(快穿)大佬都愛我 [快穿]漢侯帶著空間闖六零山村名醫幼崽護養協會     方景隆這件事,確實是可大可小。 小 說

    弘治皇帝斟酌著,他已懶得去計較朱厚照的胡言亂語了,沉吟片刻:“下旨申飭吧,以觀后效。”

    這已是很大的寬容了。

    在漢朝,皇帝申飭大臣,大臣是要自盡的。

    不過也不知是為何皇帝申飭的多,還是大臣們臉皮都厚了。

    一般的申飭,只相當于留校察看。

    方繼藩長長松了口氣:“謝陛下。”

    弘治皇帝頷首點頭:“朕也該恭喜你啊,多了一個兄弟……”

    “……”

    方繼藩心一沉。

    樂了。

    方才聽到消息的時候,還有點兒風中凌亂。

    隨著那一聲聲的恭喜,方繼藩有點懵。

    大抵,無數人想看笑話吧。

    這也情有可原。

    為啥自己的爹就不能娶后娘了?為啥娶了后娘,就不能生娃娃了?

    這是人情倫理。

    當初為了自己,他吃了多少苦啊。

    想來到了貴州之后,思想里的那根弦松了,這有啥?

    我方繼藩還想有女朋友,想娶媳婦呢?

    看著許多人帶著幾分怪異笑容的看著自己。

    方繼藩真的笑了:“臣哪里當得起陛下的恭賀,不過……臣聞家父有喜,亦是喜不自勝,臣心里高興啊,不妨這幾日,臣在府上設宴做酒,陛下若是能屈尊,吃杯水酒,臣感激不盡。”

    “……”

    眾人看著方繼藩,見方繼藩樂呵呵的樣子。

    有點懵。

    按情理而言……

    好吧,這家伙是有腦疾的人,怎么能用情理來度之呢。

    居然還想設宴,還讓皇帝都去。

    弘治皇帝微笑:“朕就不必去了。”

    這是原則問題,倘若當真去了,這還了得,豈不還鼓勵方景隆那老不羞和一個欽犯茍且嗎?

    這件事,該申飭還要申飭,這已算是天家格外的開恩了。

    方繼藩一臉遺憾:“這樣啊……”

    這一次,反而使弘治皇帝陷于被動。

    從暖閣里出來的時候,方繼藩腳步匆匆,朱厚照瘋了似得追了出來:“老方,老方……你不高興?”

    “高興。”方繼藩道。

    朱厚照扶住方繼藩的肩,使命的搖晃:“明明你繃著個臉。”

    “沒有呀。”方繼藩徐徐咧嘴,眉眼中也漸漸的展現笑意。

    “別怕!”朱厚照拍一拍方繼藩的肩:“怕啥?你不還有我這兄弟嗎?走,吃鯨肉去。”

    鯨肉是連同著唐寅的書信一道寄來的。

    不吃白不吃。

    方繼藩對于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其實內心也有點兒說不上來。

    朱厚照道:“老方,其實你該娶妻了,也該生娃了。”他凝視著方繼藩,心里大抵是認為,若是方繼藩生個娃娃,或許能令方繼藩好受一些。

    方繼藩雙目含笑:“殿下可有什么人選嗎?”

    朱厚照想了想:“魏國公有個孫女……”

    方繼藩搖頭:“我喜歡溫柔的女子……”

    朱厚照瞎咧咧道:“聽本宮的話,這都是虛的,黑了燈,都一個樣。”

    說著,他竟臉紅了。

    方繼藩突然想到了什么:“殿下為何不生娃?”

    “我……”朱厚照便不吭聲。

    太子居東宮,出于傳宗接代的思想,一到成年,其實到了十三歲,宮中自會選一批秀女至東宮侍奉太子的。

    這個時代的人,壽命比較短,男人又承擔著傳宗接代的職責,因而,為了子孫繁茂,朱厚照乃是太子,皇帝只有這么個兒子……結果……自然可以想象……

    歷史上,明武宗朱厚照并沒有兒子。

    那么……

    到底是哪個方面出了問題了?

    方繼藩故意這樣問,頗有試探的意思。

    朱厚照欲言又止。

    方繼藩故意樂了:“殿下莫非……”

    “胡說,先說你。”

    “我呀……”我方繼藩樂觀的道:“我要找一個不一樣的女子,天下所有的女子都比不上她。”

    “找著了嗎?”朱厚照好奇起來。

    “找著了。”方繼藩道。

    朱厚照瞇著眼:“本宮代你下聘去。”

    方繼藩搖頭:“算了。”

    “這又為何?”朱厚照一頭霧水。

    方繼藩嘆了口氣:“我……我的門生們還沒有教好,我要好好教導他們,娶妻之后,他們就成了沒爹的孩子一般。”

    朱厚照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太夠用。

    總是轉不過彎來。

    ……………………

    占城。

    這里沒有巨大的港口,所以船隊只能在外海停泊,再命人乘舟劃槳登岸,采買補給之物。

    聽聞有大明國使臣抵達,許多人都涌上了沙灘遠遠眺望。

    徐經沒有登岸。

    他將自己關在了船艙里,他習慣了船艙里的潮濕和搖晃,也習慣了腳下的嘩嘩流水之聲,再過不久,就當登陸泉州,他深吸一口氣,排除雜念,在登陸之前,他需要順著航路,規劃處一個可靠的口岸。

    船只要航行,就必須得有充足的淡水、食物供給,還有許多船只在沿途,都需進行修葺,這一路過去,若是沒有補給點,是不成的。

    譬如艦隊從泉州出發,一路南下,過了上千里,此時船中的糧食已告罄了,那么必須得在告罄之前,進行補給。

    似自己這樣的小船隊,倒沒有什么大礙,畢竟補給不多,可若是大艦隊呢?

    又如三寶太監那般,動輒出海兩三萬人,艦船數百呢?

    那么,到哪里停靠,又如何補給,就成了老大難的問題。

    他一個個的標注。

    第一站,自然是占城,占城之后,又該是哪里?

    補給地點,是與各國商定,讓他們早作準備,又或者是,大明自己來解決這個問題。

    畢竟許多國家弱小,國力貧瘠,讓他們搜尋這么多的淡水和食物,都不現實。

    此番帶來了如此多的使節,為的……就是這些問題。

    他一次次的在船中,與各國的使節進行洽商,各國使節們,抱著各自的心思,與徐經進行交涉。

    為了方便交流,徐經特意讓自己的好兄弟王細作暫先在別的船上,名義上是說,大食船上需要王細作看著。

    沿途的數十國,對于大明的態度不一。

    有的壓根只在祖輩口里聽說過大明國,這大明到底啥樣,他們心里也沒譜,于是自然而然,對這樣的要求,保留了看法。

    也有一些,開始遭受到了大食人或佛朗機威脅的,他們自知大明對于他們的領土并沒有太大的野心,至少……遠比大食人和佛朗機人要溫和的多,倒是很愿意,許出一些土地,容留大明人鉗制大食和佛朗機,他們對此,求之不得。

    還有的,與其說是國,不如說是部族,根本沒有形成對國土的概念,徐經還未開口,他們便點頭了,要多少給多少,反而不是自己的。

    還有如安南、暹羅等大國,卻顯然,對此保持著警惕,對此模棱兩可,甚至是直接提出反對。

    真是……頭疼啊。

    徐經將各國的大抵態度,都暗中記錄了下來,接下來,如何對癥下藥,卻也不急于一時。

    他走出了船艙,站上了甲板,遠遠眺望著目力極點的地平線,他心里忍不住在想:“恩師……在做什么呢?他……還好嗎?兩年了,已經兩年了啊。這兩年來,我無一日,不在掛念著恩師,恩師也一定如此吧。恩師……我要回來了,滿載而歸,看看這些船吧,我帶來了數十國的使者,帶來了大食國和佛朗機的許多匠人,帶來了搜羅來的無數種子,帶回來的,還有一條新的航路,這條航路,可以直通天涯海角……我還帶回來了自己,我還活著,想來……對于恩師而言,多少匠人、多少種子,又或者是多少使臣,都不及學生活著回來重要。恩師……我徐經,信守了承諾,一路向西,學生……這兩年,不能侍奉恩師,實是愧對恩師啊……”

    淚水,又打濕了衣襟。

    人離開了故土,思念便會成倍的放大,距離家鄉越近,這種思念,已如幾何一般的增長。

    徐經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享受著海風的吹拂,海風吹干了他的眼角的淚水,形成淚痕。

    只可惜,他古銅的膚色,已使這淚痕,不見蹤跡。

    他只抿了抿干癟的嘴唇,狠狠拍了拍船舷,回頭,楊建卻不知何時,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徐編修。”

    徐經頷首點頭。

    楊建嘆了口氣:“我們……轉眼就要回鄉了。”

    徐經頷首點頭。

    楊建苦笑:“徐編修想過自己的命嗎?”

    “什么?”

    “此次出航,乃為探索,可接下來,朝廷還需一次次的下西洋,徐編修有豐富的航行經驗,卑下也是,朝廷在將來,離不開你我,而我們這輩子,怕都要在這海上漂泊不定了。”

    徐經頷首點頭。

    “真是可怕啊……”楊建一臉頹然;“快到家了,我歡喜的厲害,可想到,用不了多久,我們又要下海,便說不出的……難受……”

    徐經笑了:“有什么可畏懼的呢?如你所言,這就是我們的命,既然命該如此,我們就該踏實本分的去做,海上多險阻,我們不下海,自然有別人下海,我們不跨出這一步,難道讓我們的子孫,再去跨出這一步嗎?我的恩師,歷來教導我,家國天下,家國天下四字,說起來,輕輕巧巧,可要畢生去做,就難了,我有恩師教誨,無所畏懼,一息尚存,就要下第二次洋,下第三次,要使這天下全貌,俱都展現在我大明面前,要搜羅天下萬物,以充大明府庫,這是我的志愿,為此,哪怕有一日,葬身魚腹,至死無憾!”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