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立功立德立言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五百三十三章:立功立德立言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破道[修真]三國之召喚時代女配不摻和(快穿)山村名醫大佬都愛我 [快穿]漢侯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渣男洗白手冊[快穿]     劉健鄭重其事道:“陛下可知,此物,價值幾何?”

    弘治皇帝顯然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聽劉健問起,雙眸不禁瞇了起來,很是認真的問道:“卿家但言無妨。”

    劉健笑道:“銅錢,不過百錢而已,百錢對于尋常百姓而言,不少,可也不多,足夠承擔的起。

    他停頓了一會,繼續娓娓道來。

    “比起那動輒數兩銀子的皮貨,有了此物,陛下,百姓們便多了一個御寒的選擇,這……豈不是天大的喜事?百姓所求,不過吃飽穿暖而已,人吃飽了,穿得暖和了,才不至饑寒交迫,太子殿下會同定遠侯,弄出這毛衣,對天下百姓而言,這叫廣施恩惠,足以稱之為賢了。”

    百錢……

    還可以御寒……

    “卿等可否給朕細細看看。”

    弘治皇帝頓時打起了精神,雙眸放光,像是看了寶貝一樣的。

    弘治皇帝認真起來。

    他想知道,這百來個大錢的衣物,到底是什么樣子。

    沈文猶豫了一下,倒也不客氣,脫去了外頭罩著的斗牛服,便露出了那斑馬狀的毛衣。

    弘治皇帝細細看看,毛色很好,無數的線纏繞在了一起,有點類似于……鎖甲……

    樣式很新穎,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這一針一線,線團緊密,層層疊疊……弘治皇帝在凝視了之后,便看看向方繼藩,認真的問道:“方卿家,你的衣呢?”

    這意思是說,你不是說送朕毛衣嗎?拿來。

    方繼藩不好意思的道:“臣暫時穿在自己身上。”

    “脫來。”弘治皇帝一點都不客氣,他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試試這毛衣,真的如眾人所說的那般神奇,穿著暖和無比?

    “……”方繼藩無語凝噎,萬萬想不到,自己第一次脫衣,是為了皇帝。

    他乖乖去了偏殿,免不得借了一件宮里的襖子給自己穿上,這才將這毛衣捧著到了暖閣,小心翼翼,宛如捧著至寶。

    “陛下,這一針一線,都是臣親手編織而成,歷時半月,耗費心血無數,臣為此……”

    弘治皇帝讓人取了毛衣,拿在了手上觀察著:“怎么穿?”

    朱厚照主動請纓:“兒臣來。”

    看上去很恭敬。

    弘治皇帝似對他有所愧疚,頷首點頭。

    朱厚照上前。

    蕭敬小心翼翼為弘治皇帝先寬衣,朱厚照很不客氣,直接毛衣套上弘治皇帝脖子。

    “……”

    弘治皇帝有點感覺了,是窒息的感覺。

    很狼狽。

    老臉憋紅:“咳咳……”

    本想說輕點,朕的腦袋。

    可這些話,卻又不能說,只好忍著。

    朱厚照幾乎是粗暴的狠狠一套。

    呼……

    沒套進,反而卡在了弘治皇帝的腦袋上。

    朱厚照卻是一點也不慌,而是解釋道:“父皇,第一次穿,是如此的,慢慢就好了,一回生二回熟,父皇且別急,兒臣就快好了。”

    “……”弘治皇帝憋著,這種眼睛陷入黑暗,任人擺布的感覺,很不好受。

    終于……世界恢復了光明,毛衣終于套進去了。

    弘治皇帝的臉格外紅,整個看上去很是難受,他沉默了一會,才長出了一口氣,抬眸看到了朱厚照一張擔心的臉。

    “父皇,你無礙吧,這第一次……”

    “嗯。”弘治皇帝沒有多言,只是輕輕點頭。

    毛衣徹底的穿好。

    和所有人一樣,起初有些不適,可很快,弘治皇帝便覺得身子有些熱乎乎的了,他朝宦官道:“熄了炭火。”

    宦官忙是將炭火熄了,弘治皇帝舒展了一下腰身,不適感漸漸少了,渾身上下,異常的暖和。

    他低頭,看著身上歪歪斜斜的紋理,還有那雜亂無章的針腳。

    弘治皇帝有點蒙。

    暖和是暖和,可是……

    “方卿家,為何你的毛衣,和他們不同?”

    “一樣的。”方繼藩顯得尷尬,人家都是正宗的囚服,弘治皇帝所穿的,卻像丐衣。

    怪不得自己啊,自己已經很認真了,可這世上,總還有天賦二字。

    弘治皇帝臉拉了下來,尤其是看了一眼沈文的毛衣,再低頭看看。

    果然……便宜沒好貨。

    難怪方繼藩如此激動的要將毛衣送上。

    可能說什么呢。

    弘治皇帝捏了捏毛衣的衣襟,這兒刺的脖子有些癢癢,不過綜合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以后穿個高領的毛衣即是了。

    他站起來,面帶期望的說道:“走,出去走一走吧。”

    帶著眾人,走出了暖閣,外頭冷風嗖嗖,弘治皇帝不覺得冷,他身子孱弱,若是以往,突然遭了如此風寒,勢必會有所不適的,可如今,卻沒有這樣的感覺。

    弘治皇帝樂了,忘掉了這毛衣的其他弊病,竟是忍不住夸贊起來:“果然很暖和啊,太子……”

    朱厚照上前:“兒臣在。”

    “這又是方卿家的主意吧?”弘治皇帝似笑非笑。

    朱厚照重重點頭:“沒錯,是他的主意,他鬼主意多,兒臣幫襯了一點兒。”

    弘治皇帝頷首,瞥了方繼藩一眼:“方卿家確實是鬼主意多了一些,就是動手的能力差了很多,你們天天窩在西山說知行合一,你是有行而無知,方卿家是有知而無行。”

    大抵的意思是,太子你丫是個智障,方繼藩這個家伙,則是個廢物。

    當然,這只是陰謀論上的理解,弘治皇帝未必是這個心思。

    弘治皇帝又道:“不過念在方繼藩有疾,這倒可以理解,方卿家,你這毛衣,朕收了,往后朕就穿這一件,這是你的一片苦心。”

    方繼藩感慨道:“陛下圣明啊,人人都以華美為榮,而陛下卻不看表面,而務之以實,這是極不容易的事,臣能得遇陛下此等明主,真是三生有幸的事。”

    朱厚照臉抽了抽,毛衣織不好,廢話倒是很多。

    弘治皇帝樂了:“這毛衣,產量如何?”

    方繼藩道:“鎮國府正在趕工期,一定想辦法,以最低廉的價格,迅速占領市場……不,迅速將這實惠的取暖之物,送至千家萬戶。”

    弘治皇帝心里舒坦了,他越發覺得,自己一遇到太子的事,關心則亂,事后想來,才知是錯怪,心里不禁懊惱,便道:“鎮國府……剿倭寇、織毛衣,嗯,還有辦書院興學,這些,太子和方卿家,都是功不可沒,你們好好干吧,往后,凡有什么事,朕來替你們做主。”

    他迎著風,像是穿著雨鞋的孩子為了試一試雨鞋的效果,故意要踩一踩水洼一樣,只恨不得這寒風來的不夠大,天氣還不夠刺骨。

    身子,依舊還是暖烘烘的。

    ………………

    朱厚照和方繼藩幾乎是逃也似得,從宮中出來。

    方繼藩回到西山,王金元已來報喜了,朝著他興奮萬分的說道。

    “少爺,少爺,咱們的展示,大獲成功,哈哈,許多商家都來訂貨了,有多少,他們要多少。”

    王金元眉飛色舞,而今,咱們只需盡力生產便是,生產的越多,利頭越大。

    方繼藩對此,早在意料之中。

    “那你趕緊,想辦法雇傭婦人,有婦人肯來此織造的,可攜其丈夫一起來西山落戶,只要她的丈夫手腳不殘,西山總能給他們安排一點兒事做。”

    “至于紡織的機器,得在改良一下,此后也要大規模的制造。下個月,我要日產一萬斤,到了明年開春,要能做到日產五萬斤。”

    這個數目,很嚇人了。

    五萬斤啊,還是日產。

    不過想到這巨大的需求,且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壟斷經營,王金元自然清楚,就算到了夏日,人們不穿毛衣了,可這些織出來的毛線,也不愁銷路,不是很快,又可以入冬了嗎?何況,現在最大的需求,反而是在大漠,在遼東,眼下滿足的只是京師而已,可往后,就說不準了。

    王金元忙道:“小人明白,不過……這作坊里,生產之事,小人插不上手啊。”

    這是他最懊惱的。

    王金元是西山的大總管,無論是煤礦,是農家樂,哪怕是西山和屯田千戶所的后勤供應,都是他一手包辦的,沒有他辦不成的事,他也享受這種呼風喚雨的感覺,在西山,自己地位越重要,少爺越是離不開自己。

    隨著方繼藩地位的水漲船高,王金元是看明白了,自己得抱著少爺的大腿,打死都不撒手。

    可唯獨那紡織作坊,卻是密不透風,完全不能為他所掌控,這令他很有幾分挫敗感。

    方繼藩冷冷看著他:“想進去管理?這還不容易,切了自己,便沒這煩惱了。”

    王金元咯噔了一下,臉色蒼白如紙,干笑道:“這……這東西對小人而言,雖已沒什么大用了,可……可畢竟是祖宗傳下來的,不可,不可。”

    方繼藩便道:“紡織的作坊,都給三娘料理,她現在或許還有些生疏,可慢慢的上了手,也就好辦了,我看得出,他是個精明能干的婦人。”

    王金元徹底的死了心,突又想起了什么:“少爺,唐伯虎今早的書信到了,提了一個叫戚景通的人,即將入京面圣的事。”

    戚景通……

pk10开奖规律    方繼藩樂了:“知道了。”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