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三章:恩蔭妻子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八百七十三章:恩蔭妻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奇幻異典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來]農家樂山村名醫相師[重生]女配不摻和(快穿)不死傭兵     張靜目瞪口呆,看著眼前彬彬有禮的唐寅,竟是說不出話來。

    他良久才反應過來,竟不知該怎么如何是好。

    唐寅卻是正色道:“接旨意吧。”

    張靜其實身子早已軟了。

    他無法理解的看著唐寅,身子卻是順勢拜倒。

    天子的圣旨,便是金科玉律。

    可哪怕是金科玉律,又豈是尋常小民可以聽得。

    專門的敕旨,定是給指定的某個人,似這桃花莊這樣的小地方,哪怕只自有人煙開始,就沒有人接過任何的敕命。

    張靜身軀顫顫,內心兢兢。

    那張舉人,更是瞠目結舌,竟不知如何是好。

    知州等人,卻顯得淡定,紛紛拜倒。

    于是文吏、差役,以及本是圍觀于此的小民,竟也如傳染一般,俱都拜下。

    唐寅身上,猶有殺意,中氣十足道:“奉天承運皇帝,敕曰:昌平州秀才張森,洞悉天地之理,窺覬萬物之本,其細蟲論,用之于防疫,拯救民之于瘟病也。朕克繼大統,兢兢業業,天下臣民,視之如赤子也!今張森,救百姓千萬,以其所識,而安天下臣民之心,此大功業。今西山書院,請旨于朕,薦其為醫學大學士,朕一概恩準之。使其享朕之供奉,而安心治學,以己之長,造福天下。”

    “朕念其功勛甚卓,命地方官吏,至其鄉中,營造石坊,以彰其功德。其母有育子有功,敕其母誥命安人,此!”

    唐寅念完,這里竟都安靜起來。

    那張舉人一聽,心都挑出來,敕命為醫學大學士。

    大學士這名字,聽著就很高端大氣啊。

    當然,前頭有個醫學二字,似乎逼格低了一點。

    可任何不太有逼格的東西,卻是用圣旨頒出來,便是另一回事了。

    哪怕是朝廷任命官員,也絕不會有專門的圣旨。

    等這張舉人再聽張母竟敕誥命安人,又是心里咯噔了一下。

    所謂婦憑夫貴,母憑子貴,任何大臣,倘若做了官,朝廷往往會賜其母、妻,這便是所謂的恩蔭妻子,安人品級不高,且也沒有俸祿,卻是榮譽的象征,位列六品,可見,這醫學大學士,絕非尋常。

    至于造石坊……

    張舉人眼睛都紅了。

    石牌坊啊。

    這是多少男人的夢想。

    一旦營造,這石牌坊,便永立于本村,后世子孫萬代,俱都知道,原來他們竟還有這般的先祖。

    張舉人因為自己種了舉,覺得自己的名字,定會出現在本縣的縣志留下光彩的一筆,為此還自鳴得意,可這石牌坊……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張靜,張靜這廝,走了什么鴻運,老夫寒窗苦讀五十年,學問比他好,讀書比他多,出身還比他好,人家卻有一個兒子,瞬間使自己數十年的努力,化為烏有。

    自此之后,桃花莊里,再沒有張舉人,只有張大學士了。

    其他鄉人,雖未必聽得懂,可左一口張森,右一口學士,聽的是心驚膽跳。

    尤其是保長甲長們,腦子里頓時開始搜尋自己是否有任何對不住張森父子的地方,哪怕只是一句惡言,也需搜索一個遍,等他們確信似乎不曾有過什么口角和矛盾時,才長松了口氣,好險,好險,就差那么一丁點,往后的日子便不好過了。

    其他鄉人,如癡如醉,還如夢幻一般。

    那知州和各官們心里咀嚼著圣旨中的每一句話,細細的斟酌之后,雖不知這醫學大學士,是何方神圣,可只聽敕其母為安人,心里就篤定了,這是六品的誥命,這大學士,至少是正六品以上,不過這一次過于興師動眾,顯然,可能比六品還要更顯耀一些。

    唐寅頒完了旨意,見張靜還是跪在地上,戰戰兢兢,身子顫抖。

    便上前,要將其攙扶起來,一面道:“張老先生,且先接旨吧,噢,是了,恩師也命學生,向張老先生問一聲好,他說,張森在諸徒孫和太徒孫之中,平平無奇,不過他能有此成績,也是甚為欣慰,恩師還好,張老先生……你生了一個好兒子啊。”

    “……”

    其他人尚且還沒想明白,這唐寅口中的恩師是誰。

    知州等人,心里卻如ri狗一般。

    難道……是傳說中娶了陛下獨女,為皇孫之師,與太子殿下,有若手足,且還小雞肚腸,心眼只有針尖大,動輒就打擊報復,還隔三差五,侮辱斯文,甚至以房牟利,鬧的京里百官怨聲載道的那位方都尉?

    張森去了西山書院讀書,這沒什么。

    那西山書院,現在赫赫有名,人所共知,入學讀書者,不少。

    可正因為人多,所以那些個徒子徒孫們,怎么可能讓方都尉記得住呢,所以,大家也都是平常心,并不覺得,一個人入了西山學院,便可得到方都尉的恩庇。

    現在……可就說不準了,方都尉還給這位老先生問好了啊。

    至于那保長甲長,面上本掛著笑容,突然之間,臉色又變了。

    他們對此,也略有耳聞,方才還覺得,張靜的兒子出息了,嗯……我們沒得罪過他,挺舒心的。

    可現在……他們又冒出一個念頭,這就有點可怕了,要不,再努力的回想一下,是否曾經,對張家有過一丁點的出言不遜?

    很有必要。

    于是,無數的記憶,開始涌上心頭,猶如幻燈片一般,一幀幀的在腦子里掠過去……

    哎呀……

    那保長突然臉色青紫,從前張靜因為兒子入學參加院試,需尋保長作保,當時……好像是提了一只老公雞和一筐雞蛋送到自己家里去,自己竟是吃了豬油蒙了心,收了,我是豬啊我……

    保長恨不得直接給自己一個耳刮子。

    自己怎么就貪這點兒禮呢,天知道張家父子,還記得不記得此事,不會懷恨在心吧。倘若這張森是個小心眼,還和他的太師公說了呢……

    保長覺得不安起來,有一種失足之女落入了爛泥之感。

    張靜手捏著圣旨,雖被人攙起,卻不知該怎么是好的樣子。

    他顯得很無措。

    唐寅似乎還有急事,便朝他一揖:“張老先生,本官還需回復旨意,告辭了。”

    長久在軍中,養出了唐寅風風火火的性子,也不啰嗦,回頭,不等那知州上前,說什么接風洗塵的話,已翻身上馬,揚鞭,啪嗒,飛馬而去。

    ……

    安靜。

    小小的村莊里,寂靜的可怕。

    無數雙的眼睛看向張靜。

    每一個人,都極力的鍛煉著自己的面部肌肉,想要努力的露出幾分為之歡欣鼓舞的笑容。

    突然……

    一臉發懵的張靜,狠狠的錘了錘心口,發出了嗷嗷大哭聲:“這不是做夢吧,這不是做夢吧……”

    張舉人健步上前:“賢弟,這不是夢!”

    知州等人一臉嫌惡的看了張舉人一眼。

    這臺詞,你小小舉人,也配搶了去?

    臭不要的老東西。

    自然,畢竟是知州,一方父母官,終究臉皮不夠厚,竟是稍稍有所猶豫,等到天人交戰之后,哪怕這只是電光火石之間,卻還是有些遲了。

    知州還是端著一點架子,笑吟吟的上前:“恭喜哪,恭喜哪,本官來此,就是來恭喜你的,張學士,了不起啊,自然,你的他的父親,更了不起,所謂虎父無犬子也。”

    張靜的心里,卻是震驚,是驚訝,是喜悅,是發狂,是無數的情感,這些情感交織一起,他已是老淚盈眶。

    “草民……草民……”

    “不要叫草民。”知州挽著他的手,做出親民的做派:“本官料來是癡長汝幾歲的,不妨以弟相稱,張賢弟,走,去你的家里坐一坐。”

    “這……”張靜幸福的要暈過去。

    可隨即,.他踟躕起來,自己拿寒舍,怎么能讓知州和諸官們進去坐呢,太丟人了。

    張舉人卻是眉飛色舞,主動請纓道:“同年,同年,正好,方才得知父母官要來,我已在寒舍里殺雞宰羊,備下了美酒,不妨去寒舍坐一坐吧,權當是我為賢侄慶祝,也為州府君接風。”

    張靜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張舉人一眼。

    張舉人激動的道:“都是本家,是自己人,若是推拒,便是瞧我不起了,走走走,我那還有好茶呢,武夷巖茶,珍藏酗酒了。州府君,您看……”

    張舉人一臉堆笑。

    知州是何等玲瓏之人,一看到張靜為難,心里就有數了,便含笑道:“如此甚好,勞煩帶路。”

    張舉人在經歷了妒忌和羨慕恨之后,似乎開始接受了事實,于是,心里便松了口氣,不管怎么說,這一次,府君來了,自己好好和他結交一下,也好。

    還有張靜,以后……說不準還有仰仗之處呢。

    他眉飛色舞,在前領路。

    …………

    可幾炷香之后,張舉人臉上的笑容,便逐漸消失。

    他人站在自己家的廳堂外頭。

    因為……他突然發現一個可怕的事實,在內里吃著茶的知州和張賢弟,還有州中諸官們,都在談笑風生,而自己要進去湊個熱鬧時,卻被一個書吏攔住了。

    “不要礙事!”

    “……”

    …………

    這是第三章,今天還有兩章,晚上一點半之前會送到,嗯,就這樣。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