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授官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授官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重生之家有寶貝不死傭兵女配不摻和(快穿)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山村名醫紅樓之公主無雙     這宦官隨即道:“奉天承運皇帝,敕曰:朕惟周衰,圣人之道不得其傳。何為圣學,朕不能辯也,世之學者,多以違道以趨利為害。朕卻又聞,無利,何以為道?

    此言一出,那縣丞張昌和主簿二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似有點轉不過味來。

    陛下何出此言呢?

    世上的學者,都認為違反圣學去追求利益是有害的事。可是朕卻又聽人說,若是沒有利,怎么能發揚圣學呢?

    顯然……陛下這話……有點犯忌諱啊。

    道與利,本是相對立的,這是許多學者的觀點。

    他們總認為,若是追逐名利,就難免會違背圣學,失去了仁義廉恥。

    可天子卻將道與利聯系一起,竟認為,這是互生的關系。

    在眾人的狐疑下,只見那宦官又道:“是以朕敕歐陽志制定興縣,改稅法,嘗新政,乃為天下蒼生尋覓新路也。新政有功,則暢行天下;新政有失,則改之。今定興縣新政,利多而弊少,朕心甚慰之!”

    這下子的意思已經夠明顯了,許多人心里想,此言一出,便是陛下對于新政已經蓋棺定論,這是好事,利在千秋啊。

    宦官道:“朕召歐陽志于御前詢新政得失,歐陽志上奏表,俱言爾等功績。”

    眾吏一臉詫異,甚至有人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怎么……歐陽使君竟在御前為大家表功?

    任何人都知道,大臣能見到圣上,都是極榮耀的事,這個時候,表自己的功勞都來不及呢,遑論去為別人表功。

    何況表功之人,竟還是他們這一群螻蟻一般的差役。

    那張儉本是一臉悲憤,此刻卻是愣住了。

    歐陽使君他……

    真是君子啊!

    張儉本有些后悔,后悔為歐陽使君鞍前馬后,畢竟誰料這會不會使自己招致災禍呢?

    可現在……他突然眼睛通紅,臉上滿是慚愧之色。

    歐陽使君以身作則,兩袖清風,愛民如子,自己當初追隨他,不正是被他的人格所感染嗎?

    那還后悔什么呢?

    況且而今,他竟……竟是這般的看得起自己……

    張儉眼淚模糊,許多人亦都低頭擦拭著眼淚。

    只是那縣丞張昌,心里卻是一沉……顯然,表功的奏疏里沒有他,否則,怎么會是田鏡、張儉這些人來聽旨呢?

    哼!

    宦官又道:“爾等雖未躬承絕學,卻為新政兢兢業業,德性粹甚。朕今得歐陽志表奏,將爾等列為首功,更將爾等列為新政憑仗,朕念爾等功勞,敕田鏡、張儉、楊子和、陳曄、朱樺……”

    一連串,七八個名字……

    每一個念到的名字的人,腦海中頓時嗡嗡作響。

    自己的名字,竟在圣旨之中,這是三生有幸啊。

    什么……

    歐陽使君將我等表為了首功?

    歐陽使君才是首功啊……他竟……

    許多人已經沒有心思去聽了,更多人的心里只是感慨,有人開始抹眼淚。

    那張儉突然想,只憑這個,哪怕今日自己被那張昌打死,又如何呢?能為歐陽使君效命,便是死,那也絕非遺憾的事,哪怕現在千刀萬剮,亦無所畏懼啊。

    宦官念完了名字,繼續扯著嗓子道:“敕其同舉人功名,田鏡,敕其代領定興縣政,為代縣令。張儉,代持清苑縣;楊子和……持新城縣;陳曄……持博野縣……”

    什么……

    一下子,炸開了鍋。

    那張昌臉色鐵青,整個人懵了。

    本以為,自己理所應當的將升任定興縣令,可誰想到,成為縣令的,竟是田鏡……田鏡他只是區區一個司吏,他憑什么?

    還有張儉,張儉也不過是個司吏,居然成了代理清苑縣令……

    需知,這清苑縣乃保定府的附郭縣,是保定府的府治所在啊。

    宦官又道:“其余人等,賜同秀才出身,另有任用!”

    宦官說罷,收了圣旨,笑吟吟的看著他們:“諸位,恭喜了,接旨吧。”

    此刻……卻沒有人接旨。

    所有人都懵了。

    張儉一時失神,他竟然……成了縣令了……

    還是同舉人的身份。

    雖然,這里頭多為代、同之類的字眼,可是縣令和舉人……對于他而言,已是可望不可即的啊。

    這是破天荒的事,除非……除非自己的功勞不但上達天聽,而且……有人為自己說了許多的好話……

    他突然哀嚎起來:“歐陽使君……仗義啊……他還念著咱們這些老兄弟呢……”

    他這么一吼。

    其他吏員們,亦紛紛滔滔大哭起來。

    他們本是一群透明人,沒有人會在乎他們的感受,只因為跟著歐陽志鞍前馬后,而如今,竟有了官身……

    張儉齜牙裂目,既為這即將到來的官身和功名而慶幸不已,內心卻有一種難以遏制的情緒,自己的一切,都是拜歐陽志所賜,這位使君……可謂是自己的再生父母,是自己天大的恩人啊。

    田鏡突然道:“諸位,諸位……”

    所有人看向田鏡。

    田鏡道:“陛下命歐陽使君治保定府,推行新政……歐陽使君看得起我等,極力舉薦了我等……”

    “……”

    人群中一下嘩然了。

    果然……這烏紗帽就是這么來的。

    田鏡激動萬分,眼里淚水飛濺出來,他擦了一把淚,又道:“歐陽使君,視我們為腹心,還能說什么,大伙兒跟著他不會有錯,我田鏡先起誓,我田鏡從今往后,上為朝廷分憂,下為歐陽使君解難,他若有任何差遣,哪怕是刀山火海,是十八層地獄,我田鏡亦是赴湯蹈火,歐陽使君欲推行新政,我田鏡便為他推行新政,縣中上下事,田鏡若有懈怠,若有徇私不法,若有不貫徹歐陽使君之令,若有玩忽職守,今皇天在上、厚土為證,倘使有絲毫私念,天厭之!”

    許多人已是涕淚直流,有人不斷的捶打著自己的心口。

    人心都是肉長的。

    未必跪在這里的每一個都是什么講義氣的人,可是……歐陽使君都做到了這個份上了,還能怎么樣。自己的這條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眾人便都齊聲道:“皇天在上、厚土為證,倘使有絲毫思念,天厭之!”

    眾人聲若如雷。

    田鏡便站起,接了旨意。

    那宦官酸溜溜的看著他們,他很能理解這些人的激動。

    若是自己能遇到似歐陽志這樣的人,說實話,何必要切了jj入宮去做太監呢,給歐陽志干點啥不好?

    …………

    那張昌和主簿以及此后趕來的教諭、典吏人等,皆是瞠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切。

    張昌心里又是羨慕,又是嫉妒,肚中妒火中燒,他不禁道:“怎么會如此,吾雖三甲進士,卻也是堂堂正正金榜題名,而今忝為縣丞,豈有小吏為官之理。”

    他氣咻咻的樣子,依舊還是看不起這些小吏,怒道:“若如此,我寧愿掛冠而去,絕不受此欺辱,給賤吏做佐官!”

    說著,他怒目拂袖,心里卻在想,只怕要趕緊進京一趟,好生打聽一番,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再想辦法給自己做其他的安排,這定興縣,怕是待不下去了。

    “且慢著。”宦官此時笑吟吟的看著張昌:“你是縣丞張昌?”

    “正是!”張昌一副大義凜然、振振有詞的樣子。

    宦官道:“前些日子,你一直告病,是嗎?”

    張昌心情非常的不好,待這宦官自也沒有什么好臉色,語氣冷淡的道:“是,身子偶有不適!”

    “可是……”宦官淡淡道:“可是廠衛卻查出,那些日子里,你狎妓喝酒,好不快活,何來的生病?哼,陛下有口諭,就是要查一查,爾等是否借染病為由,玩忽職守,爾俸爾祿,盡為民脂民膏,豈容你們這般欺君罔上,來人啊……拿下,押南鎮府司詔獄,治罪!”

    那幾個禁衛,挎著繡春刀,人們方才發現,這竟是宮中的大漢將軍。

    這大漢將軍,隸屬于錦衣衛,想不到,宮中竟是興師動眾,專門來定興縣了。

    幾個大漢將軍上前……

    張昌哪還有剛才的大義之態,已嚇得面如土色。

    錦衣衛……下詔獄……欺君罔上!

    完了……這是株連之罪啊……

    他打了個寒顫,張口想說什么……

    卻聽宦官厲聲道:“主簿程和何在?典吏王金哲何在?教諭梁見喜何在?統統給咱拿下了,一個都別想走!”

    那主簿,已是一屁股癱坐在地。

    站在堂外的梁見喜,轉頭便想走。

    誰料卻被眼尖的差役截住:“往哪里去?”

    看著眼前的場面,張昌煞白著臉,再也支撐不住的哇的一聲,直接跪了下去,滔滔大哭道:“饒命,饒命,下官人等……是冤枉的,冤枉的啊……下官……”

    宦官看都不看他一眼,漠然的轉過身道:“咱要立即回去復命,還不動手?”

    大漢將軍們已是一擁而上。

    在這縣衙之外,早已預備好了囚車。

    眾吏們目瞪口呆的看著張昌等人,如死狗一般的被拖出去,個個在激動之余,也禁不住……不寒而栗!

    ……………

    第三章,求月票。還有!

pk10开奖规律    .。m.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