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擺駕回宮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擺駕回宮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女配不摻和(快穿)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不死傭兵山村名醫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重生之家有寶貝紅樓之公主無雙[綜英美]就說你們缺治療     方繼藩如遭雷擊。

    他臉色煞白。

    真的怕什么來什么啊。

    歷史上的明武宗是什么東西,方繼藩能不知道?

    這家伙就這個德行。

    現在的朱厚照,雖是興趣有了轉變。

    可骨子里的東西,是不會變。

    總結起來,別人純粹是屬于看熱鬧不嫌事大,這家伙倒好,他屬于見了熱鬧就一頭鉆進去。

    后果?

    不存在的。

    這廝破糙肉厚,又是太子,為所欲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方繼藩不禁道:“殿下的意思是,在皇孫等人附近,埋伏一支伏兵?

    朱厚照笑吟吟的道:“聰明,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本宮早就預備了一支伏兵,只等這該死的代王輕舉妄動,本宮便教他死無葬身之地!”

    方繼藩心里放心了一些:“伏兵在何處。”

    “還在京師呀。”朱厚照道。

    方繼藩:“……”

    朱厚照像看白癡一樣看著方繼藩:“你怎么這么愚蠢,倘若伏兵跟著載墨他們后頭,代王又不是白癡,怎么會輕易中圈套,所以,自然得留在京里,放心,本宮早就預備好了探馬,只要附近有什么風吹草動,本宮立即帶精兵,前往小五臺山,這小五臺山距離京師并不遠,快馬一兩日即到,到了那時,倘若當真有賊子,打盡。”

    一兩日………

    方繼藩打了個寒顫:“殿下,這一兩日時間,載墨和正卿他們怎么辦?”

    “蠢貨!”朱厚照不禁齜牙:“看著輿圖,這是小五臺上,小五臺山頗為險峻,載墨他們遭遇了敵情,只需要遁入山中,便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莫說是一兩日,只要他們的給養充分,便是堅守一年半載,也是足夠了。你真是太小瞧本宮了,本宮是什么人,料敵致勝于千里,區區一個代王,還不是手到擒來。”

    方繼藩一想,又寬了一些心,他盯著輿圖,這小五臺山的位置……還真是巧妙,只要……他們立即入山,嚴防死守,代王手里,能有多少死士,而且既是奇襲,人數一定不多,準備的也不匆忙,想要一兩日之內,拿下小五臺山,這簡直是癡人說夢。

    朱厚照雖然魯莽,可不得不說,他的安排,是極細致的,處處都有后手,自己對他看來有所誤……

    一想到誤字,方繼藩突然臉拉了下來,身子一顫,雙目之中,掠過了一絲恐懼,他突然轉身,看著得意洋洋的朱厚照,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怒喝道:“完蛋了,我們完蛋了。”

    “什么?”朱厚照被方繼藩扯著,被他的氣勢嚇著了。

    方繼藩齜牙,冷笑道:“太子殿下確實是處處都料敵如神,可是太子殿下有沒有想過皇孫。”

    “放開本宮!”

    方繼藩非但沒有放開朱厚照,反而將他的衣襟,扯得更緊,方繼藩氣喘如牛:“殿下料到了代王,卻沒有料到,皇孫還是一個孩子啊,一群孩子,在京里順風順水,個個好勝心極強。當他們察覺到了敵情,難道會乖乖的遁入山中,利用山中的險峻,被動防守嗎?”

    朱厚照:“……”

    方繼藩怒極。

    料敵沒有錯,堪稱完美,可是……孫子兵法之中,講的是知己知彼,某種程度而言,任何一個角力的成敗,既是敵人的強弱決定,也是自己一方,是否有豬隊友決定。

    方繼藩當然不能說,自己的那些小弟子們是一群豬隊友。

    可是……他卻知道人性。

    一群還未真正見過世面的小牛犢子們,遭遇到了敵情,他們會是什么反應。

    朱厚照瞠目結舌:“理應不會吧,載墨……載墨……他們……”

    方繼藩咬牙:“若是殿下,遭遇了敵情,會怎么做?”

    朱厚照臉色也是煞白了。

    以己推人的話,自己肉是遭遇了敵情,第一個反應,應當是哈哈大笑,而后二話不說,抄家伙,不服就干吧。

    他歪著頭:“我覺得,我兒子不是這樣的人。”

    方繼藩放開朱厚照,急的上火:“來不及了,要立即去小五臺山,要立即備齊兵馬,他娘的,驍騎營……不對,驍騎營已從駕去了,勇士營……勇士營也不在……”

    方繼藩急的如熱鍋螞蟻。

    “那就缺德營,將你的缺德衛交出來!”

    朱厚照倒是有點被嚇唬住了,戰戰兢兢,從自己的玉帶上,取了數十枚掛在腰帶上的印章,努力的翻尋出了一枚小印,忍不住道:“你要還我啊。”

    方繼藩將印奪過去,這一次,是真的嚇著了,這不是開玩笑的事,這真是掉腦袋的事啊。

    自己這么多小弟子,將他們養大,教育成人,方正卿那個家伙,再怎么沒出息,可是……他也是自己的骨肉啊。

    還有皇孫……皇孫若是沒了……那么……

    要知道,他可是保育院的人,保育院難辭其咎。

    方繼藩取了印,便要走。

    朱厚照忍不住道:“喂,記得還我印。”

    方繼藩一面走,一面道:“殿下自求多福,陛下要擺駕回宮了。”

    “呀。”朱厚照突然打了個寒顫,他看著墻面上的輿圖。

    他本還洋洋自得的,以為這是自己的得意之作,可想到了方繼藩所說的可能,他臉色也慘然。

    父皇……要回來了。

    “老方,老方……”朱厚照疾奔,追上方繼藩:“本宮想好了,不能讓你一人去,你我兄弟……呀,走吧,一起去救載墨和正卿。”

    監國?

    監個咩的國?

    ………………

    一隊人馬,已是浩浩蕩蕩,出了京師,一路朝那小五臺山奔去。

    朱厚照騎著馬,見方繼藩坐在馬背上,氣喘吁吁的樣子,忍不住道:“老方,你也該學學騎射了。“

    “滾,狗東西,別煩我!”

    朱厚照便打馬走開,乖乖跟在方繼藩身后騎行,過一會兒,他又打馬上前:“老方,正德衛,招募的人,都是一群酒囊飯袋,有陪著正卿他們胡鬧了一陣子,若是載墨和正卿他們真不知天高地厚,你說……會不會……當真出事?”

    “不知道!”

    方繼藩心里沒底氣,他害怕啊,方寸已經亂了,好好的賣房子,是多愉快的事,偏偏……天不遂人愿。

    朱厚照又歪著頭:“若是當真出了事,比如,載墨和正卿,落入了反王的手里,那么……父皇會不會打死本宮?”

    方繼藩卻已策馬,又加急了鞭子,呼嘯著,狂奔疾馳。

    朱厚照嘆了口氣,忙是繼續追上。

    ………………

    其實整個京師,早已亂做了一團。

    那些勛貴,若有子弟在保育院里的,得到了消息之后,已是懵了。

    內閣在得知消息之后,亂做了一團。

    劉健摔翻了案牘,就忍不住用鄉音破口大罵:“去球,嫩個鱉孫!”

    謝遷直勾勾的看著房梁,他徹底的懵了。

    “誰下的詔令?”

    “太子殿下。”

    李東陽也覺得,這一句,問了和白問沒有分別,敢下詔令,能下詔令的,還能有誰?

    哪怕是足智多謀的他,也陷入了沉默。

    次日一早,卻已有消息來,得知了消息的弘治皇帝,已是擺駕回宮了。

    自保定府,一支驍騎,已經奉旨,立即趕往小五臺山。

    而弘治皇帝,則直接自大明門入宮。

    劉健等人,匆匆來迎駕。

    看著這一宿沒有睡得幾個內閣大學士。

    弘治皇帝卻是怒氣沖沖的道:“為何沒有阻攔?”

    “沒有經過內閣,直接從詹事府批的詔令,詔令送去的是西山,當即就收拾了東西,隨行的有五百余正德衛……”

    “正德衛是什么?”弘治皇帝對于這個名字,極陌生。

    “就是數月之前,陛下下旨,讓方繼藩練兵的那一支……正德衛。”

    數月之前……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想起來了,數月之前啊……

    弘治皇帝幾乎要摔桌子:“那個逆子呢,那個逆子在哪里,為何沒有來迎駕!”

    劉健匍匐在地,聲音嘶啞:“陛下……太子殿下他……昨日,就帶著缺德衛,往小五臺山去了,十之**,是想要……想要……將功折罪!”

    弘治皇帝覺得自己要昏厥過去。

    將功折罪,他有什么功,這又是何等的滔天大罪。

    他口里喃喃念著:“這才幾天,才幾天哪,這才幾天的功夫……朕就知道,朕早就該知道。”

    劉健等人個個不敢抬頭。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氣:“方繼藩,來人,將方繼藩叫來。”

    “陛……陛下……方繼藩……和太子殿下……一道兒跑了。”

    這個跑字,實是用的正合弘治皇帝的心意。

    這還用說嗎?

    這兩個家伙,他們還敢留在京師?

    果然……就沒有出弘治皇帝的預料啊。

    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劉健等人一眼:“難道……圖謀不軌的,當真是代王?”

    劉健抬頭,看了弘治皇帝一眼,他知道,陛下心里還存著一絲希望。

    可是……

pk10开奖规律    劉健一字一句道:“陛下下詔之后,各地宗親,已有不少,預備收拾行裝了,離得近的,甚至已經快抵達京師,可是據大同那兒的奏報,代王至今沒有動靜,老臣以為……代王他……”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