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捷報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捷報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不死傭兵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重生之家有寶貝山村名醫紅樓之公主無雙女配不摻和(快穿)[綜英美]就說你們缺治療     方繼藩翻找之后,幾乎可以確定了。

    他也終于長長的松了口氣,才對朱厚照道::“殿下,大捷……”

    “大捷……”朱厚照瞠目一愣,結舌的看著方繼藩。

    可以確定嗎?

    就憑著自己的兒子,還有這正德衛?

    朱厚照不能接受。

    他連忙下馬,拉扯著一個傷兵道:“戰果如何?”

    “回殿下的話。”傷兵道:“正德衛將代王衛斬殺殆盡,卑下,卑下不是說了嗎?還有……還有……沒了。”

    所知的消息,語焉不詳。

    畢竟他只是一個小卒而已,哪怕是有親身經歷,所見識的,也只是局局部而已。

    “論功的簿子,在徐小公爺那里。”

    朱厚照瞇著眼,皺眉道:“他們去奔襲大同了?”

    “是。”

    朱厚照的眼珠子開始滴溜溜的轉著,隨即他看著方繼藩,先是哈哈大笑:“果然不愧是本宮的兒子啊,好樣的,虎父無犬子,有什么樣的爹,就有什么樣的兒子。”

    方繼藩也是倍感欣慰。

    至少……現在暫時危機解除了。

    只是……一想到這些家伙又跑去了大同作死,方繼藩就覺得心好累。

    身邊朱厚照這個家伙,就已是夠讓人操心了。

    現在……還來了一窩。

    方繼藩心里嘆了口氣,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好,卻帶著幾分怯弱的道:“想來,我的兒子也不差吧。正卿,說不準也立了大功。”

    朱厚照嗤之以鼻的道:“正卿太愛哭鼻子,人又懶。”

    方繼藩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傷口上被人撒了一把鹽,頓時有一種想死的感覺。

    “殿下,接下來……該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立即去報捷,讓父皇先安心,不然,你等著瞧吧,父皇十之**就要擺駕來大同了,到時你我都要沒好下場。其次…我們也去大同怎么樣?”

    朱厚照眼里放光,期待之色不言而喻。

    無論如何,也要追上這些熊孩子。

    當然,最重要的是,朱厚照十分想念邊鎮,這是一次多么好的機會啊。

    方繼藩一點也不覺得意外,他太了解朱厚照了,很無奈的嘆了口氣,道:“走。”

    ……………………

    京師里,流言四起。

    各種代王已反,已挾持皇孫的消息傳出來。

    國本要動搖啦。

    那些從大內的太監口里聽到只言片語的人,信誓旦旦的說。

    陛下只此一子,太子只此一孫,代王挾持了皇孫,這大明……何去何從?

    不只如此,方繼藩的兒子,也被抓啦。

    有人竟覺得,這是大快人心的事。

    當然,他們的臉上卻不敢表露,個個痛心疾首的樣子。

    “聽說,定王府已是亂成一鍋粥了。”

    “還有許多公候伯府,現在都亂糟糟的。”

    “可不是嗎?這不啻是一次土木堡重演。”有人壓低了聲音。

    土木堡之變,不但皇帝被擄走,無數勛臣,幾乎死傷過半,這不啻是一次滅頂之災。

    現在好了,又一群人跑去羊入虎口了。

    …………

    宮中,這兩日,幾乎每一個人都是小心翼翼的。

    尤其是隨侍。

    伴君如伴虎啊。

    陛下近來脾氣極壞,這若是一不小心撞到了陛下的槍口上,這不是找死嗎?

    所以,他們現在一句話都不敢說,苦著臉,小心得過了份。

    蕭公公,都往小五臺山跑了。

    卻不知……會帶回來什么消息。

    弘治皇帝顯得焦慮不安。

    他整天唉聲嘆息。

    這些,劉健等人都看在眼里,幾乎每一個人都是愁眉苦臉。

    仿佛……天塌下來了一般。

    此刻……弘治皇帝撫案。

    劉健等人正奏報著各地宗親的反應。

    弘治皇帝不耐煩的擺擺手道:“這些人,本是皇族,世受國恩,與朕為一體,可是看看他們,這百年來,朝廷對他們何等的優渥,可是他們都在做什么?”

    “朕召他們,這個說腿疾,那個說身子不好,他們是屬兔子的,死都不肯挪窩嗎?”

    劉健忙道:“陛下,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宗親們如此反應,也實屬平常,陛下且不要急,想來……”

    弘治皇帝冷哼一聲,面帶怨憤道:“朕倒要看看,還有誰敢反!”

    雖是這樣說,他突然又頹然了。

    一個失去了孩子的祖父,哪怕有九五之尊的身份,此刻也像渾身抽空了一般。

    他輕輕的抬眼,看著劉健等人一眼,突然道:“廠衛那兒,有奏報了。”

    他語氣十分的平淡:“從大同來的飛鴿傳書……”

    飛鴿傳書……

    若不是特別緊急的情況,是不可能動用飛鴿傳書的。

    這東西雖然更快捷,可是不靠譜,鴿子再如何也及不上人啊。

    劉健等人便支著耳朵,洗耳恭聽之態……

    弘治皇帝道:“一支代王衛的人馬,在六七百以上,突然離開了他們的營地,現在廠衛正在尋覓他們的蹤跡,可是十之**,當真……是奔著小五臺山去了,為首之人……叫陳彥。”

    陳彥……

    在這廟堂之上,誰會在乎一個小小的陳彥。

    可現在……這個人,卻成了極關鍵的人物。

    劉健立即道:“老臣……這就去查一查。”

    弘治皇帝擺擺手,臉色蠟黃,眼里居然噙著淚水,聲音也少了幾分中氣:“朕已經查清楚的他的底細了。”

    他語氣,雖是極力平和,一字一句,卻多了幾分哀色:“弘治三年,韃靼小王子犯邊,他為千戶,奉命出關探查,卻因為和本部人馬,走失了,他一人,與小隊韃靼人遭遇,此人憑著一柄弓箭,連射死三個韃靼人,隨后,逃出生天。到了弘治五年,他率隊出擊,本部人馬,遭遇數百韃靼人,與之決戰,斬殺韃靼人,四十九人,凱旋而還!”

    弘治皇帝瞇著眼:“大同那兒,不少人叫他飛將軍,只是此人……一直郁郁不得志,在弘治九年,投靠了代王,代王命他掌握代王左衛,自此之后,朝廷,再沒有他的消息了。”

    弘治皇帝悲哀的道:“這樣的人,竟因為上官識人不明,而不能為朕所用,而如今也算是朕自食其果了,哎……”

    劉健等人,宛如晴天霹靂一般,心已徹底涼了。

    既然……代王當真要反,那么……勢必會出動精銳,而領兵之人,定是他的心腹,也一定是一員驍將。

    十之**就是這個陳彥了。

    這么一個人,要奔襲一群新兵,還有一群少年,其結果……幾乎可以想象了。

    “陛下。”劉健心亂如麻起來,深深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臉色凝重的道:“事到如今,陛下……應該做好最壞的打算。”

    是啊。

    若是不做好最壞的打算,只怕等噩耗傳來時,朝廷應變不及啊。

    那代王,想要的……不就是如此嗎?

    拿捏住了皇孫,拿捏住了大明唯一的繼承人,還有這么多王公貴族之后,到時,朝廷該怎么辦?

    弘治皇帝整個眼睛紅了,已是老淚縱橫。

    他哭了。

    “朕方寸已亂,方寸已亂了。太子真是不堪為人子,不堪為人子。至于……朕的孫兒……他真是太不懂事,不懂事啊。怎么他父親說什么,他就這樣實在呢。還有朕的外孫,他是這樣的膽小,夜里睡覺都不敢熄滅火燭,打個雷,他都要嚇得臉色青白的,他們……他們還是一群孩子啊……”

    一想到……是一群孩子……

    弘治皇帝的心……就像被針扎一般。

    想到這群孩子,落入那些人手里,哪怕弘治皇帝深知,他們不過是讓這些孩子做人質,想來不會輕易加害。

    可想到這些孩子不安,無以為靠的樣子,弘治皇帝的心就難受得厲害。

    他在這個世上的至親不多,屈指可數。

    現在……他的心,徹底的亂了。

    劉健等人……則是面面相覷。

    其實……他們雖是強打精神,希望陛下早做最壞的打算。

    朝廷必須拿出方略來,應對代王的訛詐。

    可他們又何嘗不是心急如焚,不是方寸大亂。

    天塌下來了啊。

    “陛下……”劉健哽咽道。

    想到陛下失去了孫兒。

    劉健就不由想起了自己出海的那個兒子。

    我劉健,也有兒子啊。

    至今下落不明,生不見人,死不見尸,老臣的苦……又有誰知道。

    劉健也哭了。

    ………………

    此時,在通政司。

    一封快報傳來。

    這通政使一看,乃是太子殿下親書的快報,哪里還敢怠慢,匆匆拿著快報,朝著大明宮疾奔。

    等他通過重重的門禁,抵達大明朝的時候,便聽到殿中隱隱傳來哭聲。

    這通政使,心里咯噔了一下,陛下此刻,一定是心急如焚。

    若是這快報帶來的乃是什么壞消息,只怕……

    真是來的不是時候啊。

    可他卻只能硬著頭皮,等人通報。

    片刻之后,便聽到弘治皇帝的聲音:“進來,立即進來!”

    通政使不敢怠慢,快步入殿,拜下道:“臣得……”

    弘治皇帝急不可耐的道:“什么快報,是誰的快報?”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一聽到這四個字,弘治皇帝的臉色便不禁冷了幾分,氣得咬牙切齒的道:“這逆子……”

    ………………

    睡了。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