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富可敵國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富可敵國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女配不摻和(快穿)山村名醫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不死傭兵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紅樓之公主無雙[綜英美]就說你們缺治療韓娛之張三     有了銀子,這世上的事,也就好辦了。

    此前鐵路已經進行了勘探。

    西山建業的大工程師常威領頭,開始進行布置。

    匠人都是現成的,除了抽調一批骨干,還需再招募一批。

    而這鐵路,則是以京師為中心,向外輻射。

    所設的站點,也需進行調研。

    各處作坊,開始輪班開工,無數鐵礦石,運輸到了鋼鐵作坊,最后,變成了鋼鐵,而后,成為了一段段的鐵軌。

    事情比想象中,要輕易的許多。

    京畿一帶的地勢,都是平原,鋪設鐵路起來,工程的難度很低。

    這比之南方,可就好了許多是湖泊,還有山嶺,當下,根本沒有建設鐵路橋的技術。

    為了向皇帝表示,自己對于鐵路修建的重視,對得起陛下那巨額的投資,方繼藩親率西山工程學院的生員們,前往沿線進行勘察,這足足花了七八天的功夫。

    而在另一邊,鐵路的股票,卻開始瘋漲。

    因為這一切……都比此前的商賈們預想的要快的多。

    大家原以為,鐵路的建設,勢必是一個極長的周期。就如當初新城和舊城那一小段的鐵路一般。只一小段,就花費了近一年的時間。

    他們哪里知道,這第一段鐵路,是萬事開頭難,而現在,已經經過了新城和舊城的鐵路,培養出了一支工程隊伍,技術人員,也有了現成的經驗,本以為沒有三五年,甚至七八年時間,都別想貫通的鐵路,卻飛快的開始進展起來。

    第一段鐵軌,已經開始鋪設。

    從籌建處得到的消息是,現在采取的,乃是分段開工的模式,這就意味著,可能一年時間,就足以貫通。

    一年之后,甚至就有盈利的可能了。

    鐵路的修建,使沿岸的站點頓時火熱起來。

    京師的地價實在高不可攀,不少的商賈,開始將目光投入進保定和通州。

    甚至有傳聞,鐵路將會有一個站臺,直接在通州運河,而在通州運河那里,將會建設一處貨運碼頭。

    這意味著啥。

    現在,已有許多人回過味來了。

    通州和保定,修建鐵路,貫通京師,這三個點再連接上了運河,而運河可以通過水運,直達山東、南直隸,江南……

    不只如此,通過運河,還可抵達天津港,這天津港,是一處港口,哪怕,大明現在沒有允許私人下海貿易,可單單大量下西洋的船隊,又需要在天津港,采買多少的物資,甚至……若是海禁之策將有所松動……那么……

    這……無疑是一條大動脈啊。

    國富論的熏陶之下,早已有無數人,對于經濟之學,還是有大致的了解的。

    這就是一條黃金之路啊。

    單單這貨運,就足以讓人垂涎三尺了。

    不只如此,客運的盈利,也絕不會太低,京畿一帶,乃是大明最大的人口聚集區,未來的人口,只怕會越來越多,一旦鐵路修建而成,這就意味著,通州和保定,也幾乎已成了京師的近郊,到時……

    此前…股票的價格,已經漲了一倍。

    而某些零星買了的散戶,自覺得自己已經掙了不少了,因而開始將股票放出。

    可這一放,轉眼之間,就被人吃進。

    而……接下來,股票依舊還是暴漲。

    第一次,商賈們們看著交易中心那一條一柱擎天的陽線,有一種望洋興嘆的感覺。

    敢情自己辛辛苦苦掙這點銀子,不如人家買一點股票,然后躺著把銀子掙了啊。

    一個神話,已經誕生。

    此前,就傳出消息,翰林侍講學士王不仕,買入了三百萬股……

    現在,幾乎所有的商賈們,都瘋了似得,開始計算王不仕的財富了。

    他的股票,已價值七百九十萬兩銀子了。

    十天不到的時間,凈賺近四百萬兩紋銀。

    人們嘖嘖稱嘆,覺得這個世界瘋了,世上,竟還有這樣的玩法。

    或許,外人對王不仕,嗤之以鼻。

    可對許多商賈而言,這王不仕,簡直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人人都知道,投機暴富。

    可哪里知道,這投機,絕不只是運氣這樣簡單。

    這不但需要,有足夠精準的眼光,你能透過無數虛虛實實的小道消息,一眼看到問題的本質。

    而看穿了本質,還是輕的。

    這世上,永遠不缺的,就是聰明人,誰不知道做買賣掙銀子,誰不知道當初買宅邸,就能發家致富了。

    那么……還有一樣東西,便是王不仕和尋常商賈之間的區別了。

    他敢玩,還玩得起。

    就在許多人,還在議論著這個玩意能掙錢的時候。

    人家就直接三百萬兩,直接梭哈,毫不猶豫,想都不想。

    而等到大家猶豫再三,決定試一試的時候,其實……早已和這巨大的機遇,失之交臂了。

    勇氣……不是什么人都具備的。

    在交易市場里,人們不斷的傳頌著,關于王不仕的傳說。

    翰林院里,沸騰了。

    人們敬畏的看著王不仕,這個家伙……現在的身家,是多少來著。

    就連大學士沈文,都開始惆悵起來。

    股票帶來的,是浮躁,這一夜暴富的傳說,讓無數人開始內心蠢蠢欲動起來,只是可惜,有人雖然蠢蠢欲動,卻想之而不可得,如此一來,難免,內心開始變得焦慮。

    日子沒法過了。

    王不仕卻依舊平靜。

    他像一個普通的再普通不過的人。

    依舊……還是喝茶,當值、下值。

    唯一不同的是,他現在下值,在這翰林院外頭,是一隊的馬車等候著他,五輛馬車,二十五個護衛,加上五個車夫,四輛車是空車,王不仕會隨機的選擇其中一輛,如此一來,就算是遭遇到了歹人,歹人也無法確定,他在哪一輛車上。

    坐一輛車,空著四輛,這……

    王不仕冒著腰,上了其中一輛馬車,這五輛馬車真正厲害之處,還不只如此,五匹馬,幾乎一模一樣,同樣的體型,同樣的毛發,五輛車,也幾乎沒有任何的分別……這……得花多少銀子啊。

    天氣有些寒。

    王不仕的車隊,徐徐而動。

    而一群翰林們,跺著腳,口里呵著白氣,瑟瑟發抖的站在翰林院的門口,四處張望,他們的雙手,攏在袖子里,撲哧撲哧的吸著鼻子,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遠去的車隊。

    眾人都是羨慕呀,可是呢……

    只能在心里幻想一番。

    “哼!”人群中有人一甩頭,露出了驕傲之狀:“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似乎,這句話給予了其他的翰林們,足夠的精神力量。

    大家紛紛點頭,凍得佝僂的腰,挺直了些許。

    有人捏著胡子,看著這漫天的雪絮,不禁吟唱:“北風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

    “呀。”有人驚喜的道:“來了,來了,公共馬車來了。”

    那念詩的人,不及念完詩,頓時打起精神,眾人呼啦啦的朝著那大篷馬車蜂擁而去。

    沒法子。

    翰林院苦啊。

    都是清流官,平時沒什么油水,皇帝給的俸祿,又低。

    雖然絕大多數人,家境還算殷實,可這單單買房一項,就幾乎把大家的家底清空了。更不必說,還有那該死的房貸了,壓得大家,透不過氣來。

    以往的時候,大家也還想要點體面,好歹買輛馬車,雇個車夫。可發現,這車夫的價格,越來越貴,人力的成本,太嚇人了。

    而如今,公共馬車開始流行起來,索性,坐公共馬車當值的人,已是越來越多。

    還不上房貸,便是死無葬身之地,這個時候,還要什么斯文和面子,能怎么省錢就怎么來,沒有那么多講究了。

    大家一擁而上,搶到了座位的人,頓時眉開眼笑,捋著胡須,搖頭晃腦,沒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魚一般,被人推擠的要窒息,口里發出啊啊啊的聲音,偶爾,摻雜幾句低聲呢喃,天知道他在罵什么。

    …………

    “少爺……少爺……”王金元匆匆尋到了方繼藩,氣喘吁吁的說道:“少爺,那個……那個王不仕來了,說要拜謁少爺。”

    方繼藩對王不仕,當然不會有什么好印象。

    方繼藩輕輕努了嘴嘴,便瞅了王金元一眼,從嘴里冷哼出聲:“這狗東西來做什么?好吧,請他來吧。”

    五輛馬車,穩穩的停在方宅的門口。

    接著,王不仕一身舊袍子,一副勤儉節約的窮官僚模樣,信步登堂入室。

    見到了方繼藩,他含笑著從容行禮:“拜見齊國公。”

    方繼藩坐著,慢吞吞的呷了口茶,眼眸瞅了瞅王不仕,調侃著說道:“你別光顧著說,你倒是拜下來呀。”

    王不仕:“……”

    這一句拜見,本是禮節,他是翰林侍講學士,方繼藩的身份,還不至他真正拜倒在地,行大禮。

    誰知道方繼藩如此耿直。

    王不仕便微笑,沒有拜下去,而是溫和的說道:“下官來此,卻是酬謝齊國公,還為齊國公,備上了一份厚禮。”

    厚禮……

    方繼藩左右張望,上下看了看,禮呢,沒有呀

    求月票!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