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大開殺戒嗎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大開殺戒嗎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混元修真錄[重生]女戰神的黑包群女配不摻和(快穿)不死傭兵天生富貴骨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山村名醫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     馬文升戰戰兢兢。

    他雖每日瞎捉摸著風水和解夢之術,卻萬萬不敢妄議這個夢啊。

    方繼藩這狗東西,火上加油。

    這話……他能說。

    因為他是皇帝的女婿,怎么作都不死。

    再者說了,他是晚生后輩,他說這話,在陛下眼里,也只是年輕人胡鬧。

    可若是陛下若是認為自己也是這樣認為的話,事情可就嚴重了。

    這是啥,這是妖言惑眾,是萬死之罪。

    馬文升一臉尷尬和無語的樣子,瑟瑟發抖。

    弘治皇帝道:“朕在想,這世上,是不是有人,不希望太子克繼大統呢?馬卿家,你是兵部尚書,你在兵部,可聽到過什么消息嗎?”

    馬文升忙道:“陛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此乃綱紀,臣等若是妄議此等事,豈不是大逆不道。臣自己從未妄議過,也不曾聽人有人如此膽大包天,陛下……”

    他抬頭,別有意味的看了一眼蕭敬,才道:“若果然有這等閑言碎語,陛下萬萬不可姑息養奸。”

    “是啊,不能姑息養奸。”弘治皇帝感慨:“你沒有聽說過,可太多太多人,對太子有所微詞了。”

    “這……”馬文升顯得尷尬,其實,他對太子,也有不滿意的地方,當然,他是老臣,性子穩重,倒也不至于痛恨。

    弘治皇帝微笑:“卿乃兵部尚書,朕召你來,只是問一問,你且站一邊吧。”

    馬文升依舊一頭霧水。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好似是風向變了呢。

    可弘治皇帝卻是氣定神閑,他開始一個個召見大臣。

    行在之外。

    數百個隨駕大臣跪在積雪里,許多人身子已經僵硬了。

    他們本只是來問個安。

    按理來說,陛下只需派一個宦官來傳旨意,大家伙兒,就可各行其是,回去歇著了。

    可是這氣氛,頓時讓人驟然的變得不輕松起來。

    蕭敬一次次的出來,先請大學士謝遷,再請兵部尚書,而后……又點了隨駕的吏部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還有吏部右侍郎梁儲,刑部左侍郎……

    這一個個廟堂上的重臣,召入了行在,就再沒有出來。

    可外頭的大臣,依舊還跪在此。

    大家都覺得氣氛開始有些不太對勁起來。

    所有人都開始覺得并不輕松。

    此后,蕭敬又出來:“傳翰林大學士沈文,翰林侍講學士王不仕,翰林侍講學士劉文善。”

    三人起身,進入了行在。

    弘治皇帝已經吃過了三盞茶。

    站在他的身邊,都是朝中的重臣。

    這些無一例外,都是弘治皇帝的左膀右臂。

    三人進來,拜下,行禮。

    弘治皇帝看著三人,面帶嘉許之色:“沈卿家,乃朕的親家。”

    “不敢。”沈文從容道:“陛下,臣女已過繼給了新津郡王。”

    太子妃沈氏,已成了方氏,雖然在沈文的心里,她還是自己的女兒,太子妃也認為,沈文是自己的父親。可沈文是老油條,心知,正式場合,萬萬不可以太子妃的父親自居。

    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沈文一眼:“沈卿家,若是有人欲對太子不利,卿當如何?”

    “啊……”沈文一愣,顯得有些錯愕,立即道:“陛下,此大逆不道,當誅。”

    他的態度是最明白和直接的。

    我女婿是混賬、liumang、好色、糊涂,而且還隔三差五來借錢,現在利息都沒有還上。

    可這又如何,他是我女婿呀。

    他就是一條狗,那也是我女婿。

    弘治皇帝微笑:“嗯……那么,劉卿家和王卿家呢?”

    王不仕最近伙食有點油膩,沒辦法,姓方的只有牛肉賣,他似乎嗅到了什么:“臣不敢妄議。”

    劉文善道:“太子乃國家之本,若有人圖謀不軌,自有國法處置。”

    弘治皇帝頷首:“嗯。”

    接著,他陷入了沉默。

    蕭敬站在一旁,悄無聲息的已退出了行在,他一出來,幾個東廠的檔頭,以及錦衣衛隨駕的千戶已是上前。

    蕭敬看了他們一眼,平靜的道:“附近都封鎖了嗎?”

    “老祖宗英明神武,既下了令,卑下人等,自是布置妥當了。”

    蕭敬欣賞的看了他們一眼:“很好。”

    其中一個錦衣衛千戶,面露喜色,立即道:“卑下人等,在老祖宗面前,卑卑不足道,不過是塵垢粃糠,老祖宗您吩咐的話,卑下人等,盡心去做便是,當不起老祖宗的夸獎。”

    蕭敬臉色一變:“你方才說什么?”

    千戶一愣,期期艾艾的道:“當……當不起老祖宗的夸獎。”

    “上一句,卑什么什么?”

    “卑卑不足道。”

    蕭敬從袖里掏出了竹片來,拿著炭筆,將這詞兒記下,又道:“還有一句,叫什么塵。”

    “塵垢粃糠……”這千戶傻眼。

    “垢字怎么寫?”

    “土后……”

    蕭敬想了想:“粃是怎么寫?”

    “這……”

    “你來寫吧,寫在這竹片上。”

    “……”

    寫完了,蕭敬收了竹片。

    此刻,他氣定神閑。

    遠遠眺望,見那行在之外,跪的滿地的大臣。

    他又吩咐道:“將附近的士紳和讀書人,統統請來吧,要趕緊,陛下正午,要賜宴。”

    “是。”

    “還有,那位毛紀先生,怎的還沒有來?得催一催。”

    “快到了。”

    “快到了就好,快到了就好。”蕭敬點點頭,轉身,又往行在去了。

    這一次,蕭敬能感受到,一股風暴正在醞釀。

    殺人誅心,這都是人與生俱來的本領。

    當今皇上,仁愛寬厚,但是并不代表,殺人這門手藝,他不懂。

    蕭敬侍奉弘治皇帝多年,自然清楚,陛下不但懂如何殺人,而且……其布置和安排,還十分的高明。

    先計算實力的對比。

    在這昌平,那些禁衛是否百分百的可以掌握。

    是否有任何的隱患。

    當陛下可以確定毫無隱患時,接著,開始關心京師是否是否能鎮住,確定劉健能把握大局,皇孫能夠安全。

    此后,再召太子帶兵而來,當然……這只是一個后手。

    接著,便是召所有的重臣,讓他們一個個進入行在,當面,進行表態。

    這一手,是極恐怖的。

    哪怕要殺人,那也需得到大多數重臣的支持,外頭的百官,只看到大學士人等,一個個魚貫而入,自此之后再沒有出來。

    他媽唯一明白的,就是陛下有非常重要的事,需緊急和大臣們商議,這是一個閉門的會議,陛下一定在征詢他們的建議。

    那么……接下來,一旦大開殺戒。

    對于百官們而言,這顯然,都是陛下和重臣們商量好了的。

    如此,即可做到將那些對朝廷有益的重臣,徹底和某些亂臣賊子割裂開來,無論從前,他們曾有姻親,曾有過門生故吏或是師生之情。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陛下暗中吩咐,連帶著士紳們一道請來。

    而接下來,就是布置宴會了。

    百官們跪在行在之外,雙膝已是僵硬,洶涌歌歌凍得渾身顫顫。

    可是……好像已經有人遺忘了他們。

    而此時……毛紀的車馬,已至。

    和毛紀同車的,乃是縣令楊平。

    聽聞毛紀到了,楊平親自去城門迎接。

    二人同車。

    毛紀面帶笑容,看著這位父母官。

    楊平對于毛紀,自是極盡殷勤。

    這位毛紀先生,當初,可是翰林學士,此后辭官,那更是門生故吏遍布天下。

    自己和他相比,不過是一個螻蟻罷了,區區縣令的官身,不足道哉。

    “毛公……”楊平道:“此次陛下親來昌平,便是慕了毛公之名而來,毛公聲譽卓著,現在陛下再三傳召,可見陛下對毛公的厚愛,只怕今日之后,毛公又要重新起復,一飛沖天,真是可喜可賀。”

    毛紀卻有清醒的認識,面如止水,道:“這哪里是陛下慕名而來,只是陛下害怕了而已,哎……”

    “啊……”楊平不解:“這,是何意?”

    “太子和齊國公,鼓搗出了新學,陛下乃是天子,他怎么不會知道,這天下,已是干柴烈火,多少人心懷不滿和憎恨,陛下召吾,乃是不得有而為之啊。”

    楊平若有所思,點頭:“下縣在昌平,確實也聽說過許多讀書人和士紳的抱怨,不少人提及某些事,都是咬牙切齒,毛公實是手段高明,一眼,便看穿了矛盾所在,那么……是否,陛下為了緩和這些矛盾,哪怕是心里還贊同太子和齊國公,卻也不得不,征辟毛公,委以重任吧。”

    毛紀微笑:“這是禮賢下士的姿態,是做給天下人看的。可是,現實的情況,已經不容許陛下瞻前顧后了,今日承蒙召喚,在這御前,老夫正好,可以在陛下面前,據理力爭。”

    楊平道:“先生真是高士啊,風骨如此,世所罕見。不過,陛下還召附近的讀書人和士紳,一同宴請,這……倒是有些蹊蹺。”

    “你不了解我們的皇上。”毛紀嘆口氣;“當今陛下,最愛展現的,就是他的仁愛之心,他召士紳和讀書人赴宴,乃親民之舉,這樣也好,正好,讓陛下看看,這昌平的民心如何。”

    …………

    第一章,開始計數。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