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吾皇萬萬歲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吾皇萬萬歲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山村名醫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混元修真錄[重生]不死傭兵女戰神的黑包群女配不摻和(快穿)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紅樓之公主無雙     弘治皇帝說罷,不禁苦澀一笑。

    天子有天子的難處啊。

    又不是街上的潑皮,可以快意恩仇。

    弘治皇帝張口,正待說什么。

    卻在此時,有宦官進來,道:“陛下,齊國公求見。”

    弘治皇帝看了看時間,日上三竿,不過,雖是快正午了,可方繼藩應當是半個時辰前出發的,于是他不禁勾起一笑,淡淡的開口說道。

    “今日……他倒是起得早。”

    眾臣聽罷,都不禁唏噓。

    打臉了啊。

    要知道,在座的君臣,年紀都不小了,一把老骨頭的,又哪一個不是卯時就要早起,而后,忙碌著國家大事呢。

    每個人每日都是忙忙碌碌的過著。

    而那方繼藩,年紀輕輕,正是正華正茂的年紀,這過的是何等愉快的日子啊。

    有時候,劉健人等是真羨慕方繼藩。

    人這輩子似他這樣來世上一遭,真沒白活。

    當然,嘴上,大家是要嚴厲的抨擊此等不良風氣的,倘若人人都如方繼藩這般,這大明朝,早就完了。

    農人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工人要加班加點,日夜輪班;軍士若能日夜操練,那就更好了。

    君王要勤政,臣子要不辭勞苦。

    這才是當下,應當鼓勵的事。

    像方繼藩這樣的賴床蟲,大明任何人都不能學。

    “宣他進來。”

    弘治皇帝故意拉下臉來,大正午的跑來,有蹭飯的嫌疑。

    方繼藩匆匆入殿,當下便行禮,喜滋滋的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弘治皇帝一愣,不解的盯著方繼藩。

    不知喜從何來。

    劉健等人也是一頭霧水,詫異的看著方繼藩。

    蕭敬抬頭,心里咯噔一下,這又是啥事,廠衛可是事先一點風聲都沒有打探到啊,得,十之仈jiu,今日又要挨罵了。

    卻聽方繼藩感慨萬千的道:“陛下啊,陛下克繼大統以來,雖非是風調雨順,可是陛下寬以待人,親君,而遠小人,以仁孝治天下,天下百姓,無不仰陛下恩典。這些年來,百姓們所得的恩惠,乃是實實在在,看得見的。正所謂,國家將興,必對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有德者,必能感應上天。又所謂,世治而民和,志平而氣正,則天地之化精而萬物之美起也;世亂而民乖,志癖而氣逆,則天地之化傷,氣生則災害頻起。陛下德教天下,施政以仁,上孝仁壽宮,下教萬民,正因如此,而上天亦有感,因而,降下祥瑞,兒臣……深切感受到陛下洪恩浩蕩,沐浴恩典,喜不自勝。”

    說罷,叩首。

    弘治皇帝和劉健人等,個個云里霧里的,有點懵。

    方繼藩的話,他們能聽懂。

    這一套,乃是董仲舒所提出的‘天人感應說’,意思就是說,皇帝若是施仁政,那么世間便難免會有許多喜事出現。可若是皇帝是昏聵之主,則上天就會降下災禍,予以警告。

    可是……說了這么多,咋就聽不懂方繼藩到底是啥意思呢?

    弘治皇帝拉著臉,假裝不悅的瞪了方繼藩一眼。

    “直說吧,發生了何事?”

    方繼藩才簡明扼要的道:“陛下,公主殿下有喜了。陛下寬以待人,洪恩浩蕩,上天給陛下,即將賜下一個外孫。”

    弘治皇帝:“……”

    蕭敬臉上帶著麻木,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天哪,方繼藩這狗東西,這是成精了啊。馬屁精,臭不要臉,呸!”

    弘治皇帝腦海里,還在努力的讓自己和女兒有了身孕,和董仲舒的天人感應,以及自己的圣明產生聯系。不得不說,這理怎么聽著都有點歪,可似乎,又有那么一點道理。

    無論如何……

    弘治皇帝回過神來,突然……笑了。

    無論如何,這都是喜事啊。

    他看向方繼藩,面帶喜悅的問道:“確認了嗎?”

    方繼藩重重點頭,眉梢帶笑,格外開心的道:“千真萬確,兒臣哪里敢欺瞞陛下,這其中,固然有兒臣的努力,可是和陛下愛民如子,感動上天,是分不開關系的。”

    弘治皇帝美滋滋的道:“哈哈,秀榮近幾年,老不見有身孕,前幾日,太皇太后和皇后還為之著急呢,現在倒是說曹操,曹操便來了。”

    方繼藩打了個寒顫:“陛下,臣第二個孩子不是曹操,絕對不是,兒臣用人頭作保,就算將來有出息,那也是諸葛孔明和岳飛那樣的大忠臣,他會和兒臣一樣,心里只有皇上,只有朝廷,我巍巍大明,日月昭昭,怎么會出曹操,曹操那等亂臣賊子,他敢來我大明投胎轉世嗎?”

    弘治皇帝卻是好不在意,忙看向蕭敬,喜滋滋的道:“快,去給仁壽宮和坤寧宮報喜。”

    “是,奴婢遵旨。”蕭敬忙是換上了笑容。

    弘治皇帝激動的站了起來:“真是不易,朕真希望,正卿多幾個兄弟,你們方家,人丁太單薄了,朕也只此一個女兒,要開枝散葉啊。”

    “這孩子,可取了名嗎?”

    方繼藩想了想,便朝弘治皇帝搖頭:“暫時還沒有,不過兒臣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

    弘治皇帝一揮手,霸氣的說道:“朕來取吧!正卿乃是嫡長子,理應承襲汝父的爵位,朕賜汝父郡王爵……”

    聽到郡王爵三個字,劉健等人面面相覷,陛下……那是追封的郡王爵啊,沒說可以世襲。

    可弘治皇帝卻依舊津津樂道道:“那么,你這魯國公的爵位,自當該給他,該叫什么名好呢,你自己也說了,他是上天賜下的,不妨……”

    弘治皇帝皺眉,背著手,踱了幾步,隨即便止住步子,看向方繼藩,認真的開口說道。

    “不妨,就叫方天賜吧。”

    方繼藩虎軀一震。

    這個名字很霸氣啊,差一個字,就和方‘日’天,方‘傲’天同名了。

    不過……

    方繼藩不禁道:“陛下……這……若是女孩兒呢。”

    弘治皇帝捋著胡須,紅光滿面,眼眉透著笑。

    “若是女兒,這……朕便指望她一輩子順心如意了,不妨叫如意,方如意。”

    方繼藩叩首:“天下才共一石,陛下獨得八斗,兒臣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

    劉健等人一口老血要吐出來,這方繼藩馬屁拍得特別好。

    弘治皇帝咳嗽:“萬萬不可這樣說。”他阻止方繼藩,自己卻忍不住大笑起來。

    “哈哈……”

    今日心情好,由著方繼藩吹,朕得了八斗,你方繼藩又得了一斗,古今中外,在座的都是辣雞。

    嗯?

    孔圣人呢?

    當然,方繼藩的話,是不能深究的,深究了,你就輸了。

    弘治皇帝唏噓道:“宮外頭,養胎多有不妥,現在宮里,有了女醫院,條件又是優渥,公主還是入宮來養胎吧,可萬萬不可因下人們粗使,動了秀榮的胎氣,明日,派人接秀榮養胎,噢,對了,繼藩,可曾和汝父修書,傳遞佳音?”

    方繼藩義正言辭的道:“兒臣心里,只有陛下,當時只想著先給陛下報喜。”

    弘治皇帝拉長臉來:“這是什么話?”

    方繼藩心里得意的想,可別說我方繼藩不孝啊。

    大洋彼岸的,那可是我爹,親的。

    親爹若是知道,自己把陛下的馬屁拍的虎虎生風,還不知樂成什么樣呢。

    陛下看來對我老方家,了解的還不夠透徹啊。

    方繼藩便老老實實的道:“是,兒臣遵旨。”

    弘治皇帝呼了一口氣,已沒心思顧及其他了,揮揮手:“還是現在,將秀榮接進宮來吧,朕總覺得不放心。”

    說著,又看向劉健人等,交代道:“劉卿家,真臘國的動向,要有所準備,所謂上兵伐謀,其次伐交,最次攻城,朕雖對真臘國縱容,可也絕不可讓他們壞了大明在西洋的大計,朝廷,要有所準備,交趾布政使司,需設一支軍馬,有備而無患才好。”

    劉健行禮:“老臣遵旨。”

    弘治皇帝看向馬文升:“這是兵部的事,兵部要上心。”

    馬文升道:“是。”

    弘治皇帝又道:“至于禮部,放出了消息之后,禮部派出欽差,去一趟真臘國,觀察一下真臘國的動向吧。”

    張升道:“陛下的意思是……”

    弘治皇帝冷著臉:“放出了消息,這就是旁敲側擊,倘若真臘國王依舊離心離德,那么……將來還是要申飭,若是申飭無用,遲早是要動兵,朕絕不容許,佛朗機人染指真臘。可在此之前,還是需給他們懸崖勒馬的機會,兵戎相見,終究有失天和。”

    張升明白了:“臣遵旨。”

    “陛下……”劉健不由道:“交趾募兵,只怕……錢糧……”

    弘治皇帝聽著苦笑,見諸大臣一個個炯炯有神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

    弘治皇帝想到朱秀榮有喜,整個人精神氣爽,微微抿了抿唇,朝著眾人笑道。

    “朕今日,天賜下了一個外孫,這交趾的軍馬,就叫天賜營吧,所有錢糧,朕出了!”

pk10开奖规律    一下子,緊張的奉天殿里,頓時活躍起來,眾臣喜笑顏開,紛紛叩首:“吾皇圣明,吾皇萬萬歲!”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