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手術圓滿成功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手術圓滿成功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山村名醫女配不摻和(快穿)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混元修真錄[重生]不死傭兵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紅樓之公主無雙[綜英美]就說你們缺治療     這樣的手術,最麻煩之處就在于,因為鉛彈射入了人體,有破裂的可能,因而……必須將所有的彈片一一取出,而這種碎片,可能只有只比塵埃大一些,且因為時間久了,它們與血肉粘合在了一起,幾乎難以分辨。

    因而,手術的過程,十分考驗人的眼力、判斷力,不只如此,手要絕對的穩,一丁點的抖動,都可能功敗垂成。

    殺人與救人,往往只在一念之間。

    朱厚照手中的手術刀,沒有停頓,過了片刻,他突然道:“咦,怎么劉師傅沒有叫了?”

    方繼藩已是筋疲力盡,在一旁繼續把著劉杰的脈搏,在這個沒有心電圖的時代,好像也只有用這種方法,來確定劉杰的狀態。

    方繼藩道:”想來,是喉嚨叫破了吧。“

    朱厚照努力的將鑷子小心翼翼的探入了傷口,猛地,手一收:“這一次手感不錯,我就知道。哈哈……你看……”

    鑷子夾出了一個鉛片。

    隨即,丟入了一旁的鐵盤里。

    哐當。

    朱厚照隨即道:“理應都取出來了。來……上藥,準備縫合,老方,我教你一招獨門秘籍,這是我從織毛衣中感悟出來的,這傷口,應當這樣縫,才最是穩妥。”

    不會做針線活的大夫,絕對不是一個好大夫。

    朱厚照的嘴巴在口罩之后,開始輕松的哼著《鍘美案》的曲兒,取了線,開始縫針。

    方繼藩有點受不了他:“殿下,不要哼曲,嚴肅一點。我們在救人呢。“

    朱厚照只好停了唧唧哼哼。

    他將傷口一層層的小心縫合,冷不丁道:“我們大明,何時出一個包拯啊。”

    方繼藩:“……”

    縫合結束,繼續上了藥。

    朱厚照松了口氣,將東西一丟,早在一旁的蘇月忙是開始收拾。

    “殿下,都取出來了。”

    “當然取出來了。”朱厚照兇巴巴的道:“本宮的手段,還容得了你們質疑,狗東西,什么不好學,偏學方繼藩,方繼藩有腦疾,你也得腦疾了?”

    蘇月被罵的狗血淋頭,不敢反駁,心里卻還是美滋滋的。

    方才又一次見到太子殿下神乎其技的手藝,實是嘆為觀止,他就站在一旁,很多時候無法理解,太子殿下到底是怎么做出判斷的,明明肉眼看到的是一團血肉……

    看著鐵盤里,七八個大的也不過米粒大,小的幾乎肉眼都看不清的鉛片,卻表皮竟還黏著血肉,蘇月心里,咋舌不已。

    在傷口包扎之后,朱厚照摘下了口罩來,接著拿起了病歷,而后鄭重其事的道:”鉛在體內這么久,被人體所吸收……會有一定的鉛中毒,你看著病歷里,就有頭暈、乏力等反應。不過還好,還未腎絞痛,說明……還沒有到了病入膏盲的地步,慢慢調養吧。除此之外,就是感染的問題,上青霉素即可,來,再給他打一針青霉素。“

    朱厚照大抵交代一番,和方繼藩二人,一前一后出了蠶室。

    誰料這一出來,便見許多眼睛,森森然的看著方繼藩和朱厚照二人。

    原來弘治皇帝、劉健人等,早在這蠶室外頭等了。

    劉健頭暈目眩,整個人已是沒了氣力,被人攙扶著,眼睛已經哭腫了。

    也難為他這個年齡,還遭這樣的罪。

    其余人等,個個露出緊張之色。

    弘治皇帝劈頭蓋臉就問:“如何?”

    “死了……”朱厚照道。

    弘治皇帝臉色慘然。

    一旁的劉健正要拿出最后一點氣力,捂著自己心口,啊呀一聲,準備重新昏厥過去。

    朱厚照繼續道:“本是必死無疑的,不過他運氣好,及時送到了兒臣這里,他身上的傷勢太重了,體內有太多的彈片,兒臣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將他從閻王爺那里拉了回來,父皇,這零碎的彈片,距離他的心室,不過發絲的距離,稍有不慎,便是死無葬身之地,而且那里血管密布,隨時可能有大出血的危險。這是他的運氣,彈片沒有進入心室,也恰好,遇到了兒臣。”

    弘治皇帝:“……”

    劉健眼睛發直,突然一下,他清醒了一些。

    可還是覺得暈乎乎的。

    他張嘴,可嘴唇蠕動著,卻說不出話來。

    弘治皇帝聽的腦殼疼:“朕只問你,到底能不能活。”

    “能呀。”朱厚照像祥林嫂似得:“這里頭最精彩的,就是從模糊的血肉里,既不觸及……”

    “你啰嗦這么多做什么!”弘治皇帝不耐煩。

    后頭的許多大臣,也顯得很不耐煩。

    朱厚照:“……”

    方繼藩是很同情朱厚照的。

    病人都有很奇怪的心理。

    人家才不管你手術過程多么的艱辛,花費多少的氣力,技藝如何高超,人家只問結果,治好了,是祖宗保佑,沒治好,砸爛你這庸醫的狗頭。

    弘治皇帝上前,將朱厚照撥到了一邊:“朕去看看。”

    朱厚照打了個趔趄,便到了一邊,弘治皇帝擦身而過,身后,劉健人等,也與他才擦身而過。

    方繼藩站在一旁,禁不住拍一拍朱厚照的肩,表示了同情和理解。

    朱厚照甩甩頭,一副憤世嫉俗,又帶著不屑于顧的樣子,便對方繼藩道:”老方,你是親眼所見吧,方才的過程,兇險到了何處,這手術的難點……“

    方繼藩一溜煙,也跟著進入了蠶室里。

    …………

    蠶室之中,劉杰仰躺在榻上。

    蘇月等人,還來不及給他穿衣。

    給他打了一針,而后,換上了輸液。

    見了弘治皇帝進來,蘇月忙是行禮。

    弘治皇帝揮揮手,蘇月便悄然的退到了一邊。

    劉健率先的到了榻前,而后,已是熱淚盈眶。

    他已經分辨不出,這是不是自己兒子了。

    因為這張臉,除了病容,也黝黑了不少。

    他努力的辨認著五官,才勉強看出,這是自己的兒子。

    現在的劉杰,就這么躺著,除了包扎好的心口位置,那包扎熬的紗布上,還是被血給滲透了。

    身體的其他位置,腹部、四肢、是一道道的疤痕,這些疤痕奇形怪狀,身上,竟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肉。

    弘治皇帝震撼了。

    他沒見過,一個人的身上,竟會有如此多的傷疤。

    只是肉眼看著,都讓人頭皮發麻。

    幾乎可以想象,一個讀書人,不,一個大明朝登科的狀元郎,本為翰林清流,有著大好前程的年輕人,卻是前往那黃金洲,這其中,遭遇了多少艱難險阻,更可以想象,這個過程之中,又有多少次命懸一線。

    弘治皇帝下意識的手伸上去,手掌摩挲著劉杰腹部的一塊疤痕,這里,明顯是刀傷的痕跡,一個長條的傷痕,足有尺長,這結起來的隆起的疤痕,可以想象當初,這一刀下去,人的身體,承受何等的疼痛。

    弘治皇帝垂頭,一旁是鐵盤,鐵盤上,是從劉杰身體里取出來的彈片,大小不一。

    ”這些……一直留在他的身體里?“他看向蘇月。

    蘇月點頭:“是,這是劉學兄命不該絕,按理而言,早就一命嗚呼了,誰曾想到,竟……竟……”

    蘇月說到此處,眼眶也有點泛紅。

    相比于劉學兄,自己雖也拜在方繼藩門下,每日搜腸刮肚的研究醫理,卻實在是太幸福了啊。

    弘治皇帝吸了口氣。

    他頭皮發麻。

    每一道疤痕,都是一個故事,里頭想來都有一個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記憶,這劉杰投筆從戎,起初走的時候,讓人覺得不可理喻,覺得他是耍小性子,被方繼藩給糊弄了。

    可現在……

    弘治皇帝再不敢用這樣的心思,去揣度劉杰的居心了。

    弘治皇帝不禁淚水漣漣起來。

    或許是人老了吧,難免多愁善感。

    他不禁嘆道:“這才是棟梁,是壯士啊,朕讀史,觀歷代英豪,無人可以與之比擬。”

    劉健在旁,卻已是泣不成聲。

    身后的諸臣,一個個羨慕沉默。

    他們只有佩服。

    之所以欽佩,是因為自己做不到劉杰這般。

    弘治皇帝又感慨:”劉卿家,你生了一個好兒子,繼藩,教授出了一個好弟子。“

    劉健只是哭,方才還哭的驚天動地,現在卻只剩下無聲哽咽。

    弘治皇帝看向蘇月:“他何時可以醒來。”

    蘇月忙道:“若是不出意外,這一兩個時辰,便可恢復意識,臣等已經用了藥,尤其是青霉素,否則,這么大的手術,他根本扛不過去,若是他身上的彈片盡頭除盡的話,恢復的會更快一些,不過……卻需好好的修養一些日子。”

    “好好的調養。”弘治皇帝握緊了手,隨即又松開:“朕要他活著,無論如何,也要活著,要不惜一切辦法。”

    “學生……遵旨!”蘇月鄭重其事的行了一個禮:“學生一定讓他活著。”

    弘治皇帝接著將目光放在了劉健身上,朝劉健道:“來人,給劉卿家搬一個椅子來。朕和劉卿家在此,專候劉杰醒來!”

    蕭敬一臉平靜的看著劉杰,雖然他的心思淡了,可看到劉杰,心里還是震撼。

    尤其是那身上數不清的傷疤,讓他生出一個念頭,方繼藩那狗東西……真是喪心病狂,怎么就有這么多人,上他的當呢?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