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成功了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成功了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不死傭兵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混元修真錄[重生]紅樓之公主無雙山村名醫[綜英美]就說你們缺治療韓娛之張三     朱厚照急著去照顧自己的莊稼。

    方繼藩卻將他叫住。

    朱厚照對著方繼藩總比對別人有更多的耐心,便道:“還有什么事,到底怎么了?”

    “殿下,可聽說過,現在許多人都在稱贊一個王子,叫蘇萊曼。”

    “不認識他。”朱厚照對此,不屑于顧。

    大明現在的王子比狗還多。

    倒并非是宗王之子,而是正兒八經的藩王之子。

    新城的建立,通勤鐵路的修建,使京師開始瘋狂的擴張。

    無數的新事物開始冒出來,這已令它開始雄踞天下,無論是人口,繁華,以及娛樂,便利,都是首屈一指,無出其右。

    那西洋諸多,不少的使者遠道而來,見識了這些,不少人都是樂不思蜀。

    各藩國的宗親,尤其是在大明牢牢控制之后,頓時也有了狡兔三窟的心思。

    那些王室,對于大明越加倚賴,畢竟大明的態度,某種程度而言,已與藩國息息相關了,生死存亡,系于一線,甚至不少的王室,不敢將與大明的交涉托付給外姓,往往是委派自己的親兒子前來京師,探測大明國策方向,與王公交好。

    這些王子往往攜重金而來,購置華宅,到了京師,揮金如土,好不自在。

    他們主要的職責本就如此,結交大臣,甚至若能和宮里的宦官拉上關系,那就再好不過了,因而出手極大方,為人也極豪爽,是當下京里奢侈消費的主要力量。

    朱厚照自是瞧他們不起的。

    方繼藩看著朱厚照不以為然的樣子,便道:“蘇萊曼王子,此人非同一般,殿下萬萬不可相看,最可怕的是,他在大明,接觸儒者,與許多的士人討教,竟在士林之中,得了一個好名聲,我看此人來我大明,意在探尋富國強兵之道。”

    朱厚照聽了,倒是驚訝起來:“呀,他既來尋富國強兵之道,怎么跟一群腐儒廝混一起了。”

    “呃……”方繼藩顯得有些尷尬。

    蘇萊曼不可謂不精明的人,此時的他,距離歷史上他接掌大位也不過幾年,歷史上,在幾年之后,他將成為奧斯曼的君主,開展他的宏圖大業。

    這樣的人,一定不會糊涂。

    方繼藩嘗試著解釋這一切:“我料來有一種可能,那便是……偷懶。”

    “偷懶……”朱厚照無法理喻。

    方繼藩侃侃而談道:“制造一輛蒸汽機車需要什么呢?需要有臣這樣的人指出方向,也需要太子能夠持之以恒,十年如一日。當然,這自然是還遠遠的不夠的,我們需要屯田衛不斷的提高糧食產量,將大量的人力自土地上解脫出來。我們需要鋼鐵作坊,每日生產大量的鋼鐵;我們需要西山煤業,四處尋覓礦產,大肆開采。我們需要匯聚一群聰明人,讓他們去攻克一個又一個的難題。當然,這些還遠遠不夠,我們需要數不清的銀子,聚集這天下數不清的財富,源源不斷的投入其中,這些銀子的投入數目,遠超任何時代的規模,十年之前,大明國庫銀稅的收入不過兩三百萬兩,而一個蒸汽機車的投入,其中這囊括了三十七家配件的作坊,以及鎮國府和研究所,這就花了上千萬兩銀子!”

    “就這……能夠成功,還算是僥幸,因為在成功之前,我們花費了無數的金銀,動用了數不清的人力,并且……利用此前無數對冶煉、機械制造之類的技術儲存和積累。花費了數年的時間,也無法能夠保證能夠成功,若是失敗,則此前的努力就一切化為烏有。殿下,你認為,要造蒸汽機車,容易嗎?”

    朱厚照想了想,很自信的道:“有了本宮,就會容易一些。”

    方繼藩覺得這家伙就是來抬杠的,無奈的道:“臣的意思是,若殿下乃是外邦之人來到了大明,至京師,見京師繁華,蒸汽機車連接京畿南北東西,這龐然大物噴吐著滾滾的濃煙,載重著十萬斤的貨物活這人口沿著鐵軌而行,殿下,一定會感覺到震驚,也一定自內心深處,希望能夠學習吧。”

    朱厚照歪著頭,他實在難有外邦王子的代入感,因為……他打破了頭,也無法想象那些個豬腦子里想著的是什么。

    方繼藩知道朱厚照的腦細胞不擅長于此,決定不賣關子了,便道:“他們想要學習,是人見了這一切都會想要學習的。可是呢……他們對于蒸汽機車一竅不通,對于產業的建設,也是無從說起,且讓他們傾舉國之力,匯聚天下英才,拿出國庫中數不清的財富,去鉆研這些,實在太難太難了。他們既想學,也不知其理,更沒有那破釜沉舟的勇氣,這時,就會形成一種惰性心理……就是學習文化。”

    朱厚照還是感覺腦子跟不上這調調,詫異的看著方繼藩道:“蒸汽機車和文化有啥關系?”

    “這里頭有一個邏輯,為啥大明會造蒸汽機車,這是因為大明拜的乃是孔圣人為師,讀的是四書五經,大明就是讀了四書五經,因而富強。因此,若是他們也讀四書五經,說不準,也就自然而然會變得富強了呢?”

    朱厚照感到腦子發懵:“我還是不明白呀。”

    方繼藩承認朱厚照在某些地方的確是天才級人物,可是有些時候,方繼藩對著朱厚照很有種無力感。

    他嘆了口氣,只好道:“太子殿下,臣受不了了,臣再直白一些,就是這天底下沒有什么東西比文化更好學的了,蒸汽機車要造起來,難如登天,可是四書五經多好學啊。只需要買幾本書,花了十天半個月,通讀一二,若是想學的更精深,那就花幾年功夫,在書齋里讀一讀,又何妨用不了幾年,就可以滿口之乎者也啦,這是不是天底下最容易的學問了。”

    朱厚照終于有點懂了,不禁樂了:“是這個道理,所以他們覺得,只要將四書五經讀了,將來自然而然也會像大明一樣,孕育出蒸汽機車了?”

    方繼藩厚著臉皮道:“聰明。”

    朱厚照大笑道:“哈哈,既如此,那就讓他們學去好了,本宮隨他們學,最好將這些大儒,統統送去藩國中去,本宮早就厭煩他們了。”

    方繼藩笑吟吟道:“可問題的關鍵就在于,蘇萊曼的好學,引發了士人們的好感,現在許多人都說,連奧斯曼國的王子,尚且如此好學不倦,對他大聲稱贊,甚至是禮部尚書張升,居然在這幾日還上奏,對于蘇萊曼的行為舉止,很是驚奇,認為這奧斯曼王子賢明。”

    朱厚照一點不生氣,甚至美滋滋的道:“隨他們說去。”

    方繼藩沒差給他翻一個白眼:“哎,太子還是不明白啊,他們這是在罵太子殿下呢。這叫指桑罵槐,意思是,太子殿下還不如一個奧斯曼王子。”

    “是嗎?”朱厚照終于后知后覺的真正的懂了,頓時……

    他怒了,額上青筋曝出:“他們懂個啥,一群書呆子,將來本宮做了皇帝,一個個將他們收拾了。”

    方繼藩擦汗,要讓太子殿下明白這些,真是不容易啊。

    “所以,太子殿下這些日子,卻是要小心了,還不知多少人想借題發揮呢。我已想好了,找個理由向陛下上奏,將這蘇萊曼驅逐出去,順便讓他將一群大儒帶上。”

    朱厚照噢了一聲。

    雖然方繼藩說了這么多,可他的心思卻全無絲毫的興趣,攻訐就攻訐吧,指桑罵槐便指桑罵槐吧,誰理你。

    他焦灼的道:“好啦,別說啦,他們愛干嘛,干嘛去,本宮的莊稼再不看就完了,下頭那群狗東西,個個毛手毛腳,他們曉得個啥,本宮若是不去,出了差錯,那可糟了,走啦,走啦。”

    說罷,轉身便要走。

    方繼藩:“……”

    方繼藩直接默默嘆氣!

    卻在此時,外頭有人匆匆而來,幾乎和要沖出堂的朱厚照撞了個滿懷。

    竟是張信。

    朱厚照自幼熟悉騎射,孔武有力。張信呢,四處擺弄莊稼,身子也是極硬朗的。

    二人撞在一起,力道都不小。

    于是朱厚照齜牙咧嘴:“瞎了眼……”

    張信卻道:“太子殿下……幼穗……幼穗生出來了,是密植的試驗田……出來了。”

    張信的臉上,帶著喜出望外之色。

    甚至撞了太子,也不覺得惶恐。

    朱厚照一聽……密植,幼穗生了……

    一下子,他便覺得天旋地轉。

    同樣的一畝地,要種出多少的糧食,不但取決于每一株稻苗的產量,可現在……這試驗田研究的方向卻是另一種思路。

    同樣的一畝地,從前可以插一千株秧,可若是采用密植之法,插兩千株秧呢。

    當然,這在從前是不可能的,土地的肥力,只有這么多,養分只能勉強滿足一千株秧所需,若是密植,最后的結果,就是絕大多數的秧苗,都不能存活。

    可現在……

    似乎……迎來曙光了……

    朱厚照激動得手舞足蹈起來,沖上前去,想要一把抱住張信。

pk10开奖规律    似乎又嫌張信臟,轉身一把抱住椅上的方繼藩,歡天喜地的道:“要成了……老方……要成了。”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