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海島

【書名: 萬域之王 第五百四十章 海島 作者:逆蒼天

強烈推薦:山村桃源記異界軍隊太古星辰訣儒道至圣永恒之心劍道通神雪鷹領主盜賊王座     寒冰閣一行七人前往的方向,是繞著那座斷裂的巨峰,試圖跨過。

    很快,聶天就現他遺留在董麗那邊的一只天眼,因距離較遠,與他的聯系逐漸變得模糊。

    眼見和董麗漸行漸遠,他初始還有點不太放心,密切關注著那邊的一舉一動。

    通過那只天眼的視野,他注意到在他和寒冰閣離去以后,百戰域的五人,果真原地停留,還當真肩負起守護董麗的重任。

    確實如寒冰閣所說,附近真的再沒有不識好歹的家伙,貪圖那只八級黑鳳的遺骸,再次尋覓而來。

    除了天眼,他還能通過音訊石,隱隱感應到董麗的方位。

    他知道,一旦董麗境界突破,成功跨入到先天境后期,應該也能借助音訊石,和他保持著聯系。

    他也慢慢安心。

    趙樂等寒冰閣的煉氣士,一路上刻意奉迎著他,言辭間充滿了敬佩。

    斷裂的那座巨峰,占地極為廣闊,一行人用了近兩個時辰,才繞過巨峰,到了山峰的后方。

    這時,豐岢從其儲物戒內,取出一輛寒晶打造而成的飛行靈器。

    那輛飛行靈器,寒光晶瑩,冷氣森森,但在豐岢施展法決,欲圖令其飛旋上天時,卻受到某種力場的影響,始終不能成功。

    豐岢皺眉,“這地方有點奇怪,飛行靈器似乎怎么都無法催動。”

    聽他話里的意思,他應該不止一次嘗試過,想要借助飛行靈器的度,還有高空的視野巡察大地。

    可惜的是,他每次的嘗試,都以失敗而告終。

    飛行靈器不可動用,眾人的度自然要緩慢許多,豐岢將那輛寒光晶瑩的飛行靈器收起,看向聶天,說道:“那處靈石礦脈,如果我沒有猜測錯,應該源自巨峰巔峰碎裂的部分。被某種器物斬斷的巨峰上半截,虛空崩碎,其中有一截臨近峰頂的位置,內部存在著靈石礦脈。”

    他指向前方荒寂的大地,“你看,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都是眾多碩大碎石。那些碎石,應當都是巨峰斷裂的部分。在最前方一處,有著一塊不規則的巨大巖石,從那巖石內部,我曾感覺到極為濃郁的靈氣波動。”

    聶天輕輕點頭,卻沒有急著答話,而是暗中調動著天眼,朝著他指引的方向呼嘯而去。

    依仗著天眼帶來的視野,他果真看到在死寂的冰寒大地,散落著許許多多的石塊,灰褐色的石頭大多稀疏平常,瞧不出任何奇妙。

    那片荒蕪的大地,比山的另一邊董麗等人所在地,要冷冽許多。

    天眼游蕩著,分散觀察,在視力感知的范圍中,沒有看到血肉生靈的蹤跡,也暫時沒有尋覓到豐岢所說的那塊特殊巖石。

    他知道,豐岢既然特意點明了,在更前方的某處,一定有著那么一塊獨特的巖石。

    天眼暫時沒有看到,只說明他離那塊獨特的巖石,還有一大段距離需要跨域。

    “聶天,你被帶到這里,有多長時間了?”豐岢忽然問道。

    “不太久。”聶天思索了一下,才回應。

    “我們寒冰閣來此,快要有一兩個月了,我們的人原先散落各處,對這個地方……還算是稍稍有點了解。”豐岢斟酌著用詞,神色凝重,“據我們各人回饋來的消息看,我們這些先天境活動之地,應該是一個巨大的海島。”

    “海島?”聶天一驚。

    豐岢點頭,“我們有幾個人,探索到此地盡頭,都看到黑色的汪洋大海。這座巨大海島,四周都是黑色的海水。除了這座海島,我從被我所殺的一個雷山煉氣士口中,還得知有別的海島,和我們相隔不遠,肉眼可見。”

    “我們前往的方向,在盡頭,就是黑色海洋,或許能看到另外一座巨大海島。”

    “只是,因飛行靈器不可動用,那黑色海洋也不知潛藏著什么兇險,我們都不敢逾越。我們也并不清楚,另外一座臨近我們的海島,會有什么秘密。”

    “或許,在那座靠近我們的海島上,活動的都是凡境,亦或者玄境者。”

    “如果是那樣,我們不能動用飛行靈器跨域,可能還真不是壞事。”

    豐岢一邊和聶天詳解著此地的奇妙,一邊繼續領路,其余幾個寒冰閣的人,也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將遮掩這個區域的一層輕紗,為聶天緩緩揭開,也讓聶天對于此地,終于有了一個較為清晰的認識。

    他們腳下的寬闊大地,原來是黑色汪洋大海中的一座海島,離這座海島不遠處,還有著另外一座同樣巨大無比的島嶼。

    他們目前活動的島嶼,都是被那蜿蜒向下的大漩渦,帶入的先天境者。

    其余的凡境和玄境者,都不在此,或許……那些人就在大海深處其它的類似島嶼。

    “海島……”

    聶天眉頭深鎖,心中暗暗嘀咕著,繼續跟著豐岢等人前行。

    他釋放在外的天眼,也隨著他心神的指引,持續向前。

    不知過了多久,其中一只最前方的天眼,終于瞧見了或許是豐岢視為目的地的巨大巖石。

    那塊巨大巖石,一大半沉落于大地深處,顯露在外的只有一小截。

    灰白色的巖石,在灰蒙蒙的天空下,似散著淡淡白光,有極為明顯的靈力波動。

    灰白巖石周邊,有著幾具橫七豎八的尸體,散落于石堆當中。

    那幾具尸體,有巫毒教的,也有天衍宗和雷山的,應該在爭奪那塊巖石的歸屬權廝殺而亡。

    此刻,灰白巖石一旁,站著九名人族的煉氣士。

    那九人,身上的衣著有極為顯眼的陰宗和陽宗的宗門標志,說明九人出自千絕域的陰宗和陽宗。

    看到在那所謂的礦脈旁邊,最終獲勝者,竟然是陰宗和陽宗兩方人,聶天臉色古怪。

    他在進入器宗把守的那條空間縫隙前,知道只剩下最后一條空間縫隙,被雷山、天衍宗、炎神殿同時搶奪。

    炎神殿,是在幽靈府的授意下,在他們和幽靈府后面,借助他們進入的空間縫隙深入。

    他之前看到大量的雷山和天衍宗的人,還以為陰宗和陽宗,在奪取最后那條空間縫隙上失敗了。

    沒料到,陰宗和陽宗的人,居然也到達此處。

    對于千絕域的煉氣士宗門,他是相當有好感的,他幫千絕域鎮壓那條空間縫隙以后,面對天宮的脅迫,陰宗和陽宗合力,幫助他化解了天宮的索人危機。

    陰宗的邢嬛月,陽宗的李牧陽,都待他不薄。

    寒冰閣的豐岢,邀請他加入,去搶奪那個礦脈,難道是要對付陰宗和陽宗?

    一念至此,他便倏然停下,皺眉對豐岢說道:“你們難道不清楚我和陰宗和陽宗的關系?”

    寒冰閣等人也停住,由豐岢說道:“知道一點。”

    “你們既然知道我和陰宗和陽宗的關系,為何還要邀請我進來?”聶天道。

    “什么意思?”豐岢疑惑道。

    “守在你所說的那礦脈處的,就是陰宗和陽宗的人。”聶天不悅道。

    豐岢呆愣半響,才說道:“我們離去前,并沒有看到陰宗和陽宗的人,只有天衍宗和雷山,還有幾名巫毒教的家伙。”

    “你們先前看到的那些人,被陰宗和陽宗合力殺了。”聶天臉色淡漠。

    豐岢深深看向他,眸中有點點冰寒光芒悄然閃爍而出,“聶天,你能清晰看到那邊的場景?!”

    此言一出,所有寒冰閣的人,都頓時醒悟過來。

    他們去過那邊,知道那邊離此還有一大截距離,聶天明明和他們站在一起,居然能看出陰宗和陽宗的人馬停在那邊,還能知道先前徘徊附近的家伙,都被陰宗和陽宗所殺,這實在太過于匪夷所思。

    聶天的境界,明明只是先天境中期,連后期都沒有到。

    即便是一些凡境者,在如此遠的距離,恐怕都不能如聶天那般洞察秋毫,將一切細微場景映照心間,他是如何做到的?

    忽然間,聶天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似又被拔高一截。

    也在此刻,陰宗和陽宗的人,以鋒銳的靈器,不斷切割著那塊巨大灰白巖石,也不知引動了什么,那塊灰白巖石,陡然靈光大盛,并忽地滋生出異常的空間波蕩。

    空間波蕩倏一產生,從那灰白巖石內部,就有濃烈生機顯現而出。

    聶天陡然變色,道:“快趕過去!那邊的情況,可能和你們設想的并不一致!”

pk10开奖规律    ……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萬域之王相鄰的書:異世為圣逍遙狂徒劍仙風暴君仙仙王之王神極異能販賣店魔王他姐魔王莫慌天魂武帝吞天武帝至尊小妖后:魔尊,約不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