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遇襲

【書名: 萬域之王 第八百六十章 遇襲 作者:逆蒼天

強烈推薦:最強劍神系統都市全能系統全職法師最后一個使徒武煉巔峰武神天下異界軍隊最強武神     ("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那丫頭情況如何?”

    待到聶天歸來,殷婭楠斜了他一眼,嘴角泛出厭惡之色:“你衣服好像換過一件了。”

    “嗯,被她扒光了。”聶天神色如常。

    殷婭楠禁不住有點心煩,“你……”

    “差一點。”聶天道。

    兩人的對話,水月宗的謝婉婷都聽在耳畔,但卻不明深意。

    她好奇地看向兩人,心想這兩人,究竟是什么一個關系?

    “差一點?是你沒有乖乖聽話,還是……她先醒了過來?”殷婭楠輕哼一聲,“一定是她提前蘇醒了吧?不然,以你的尿性,豈會主動叫停?”

    “嘿嘿,你說怎樣就怎樣吧。”聶天不和她斗嘴。

    這趟,沒有等候太久,穆碧瓊便主動尋來。

    她一來,殷婭楠的眼神,如能看透人心般,死死盯著她不放。

    “你這樣看我作甚?”穆碧瓊皺眉。

    “我勸你,最好還是單獨行動,不要繼續跟著我們了。”殷婭楠語氣冰冷,“你的狀態不太好,指不定何時,會再次失去自我。到了那時,就白白便宜了聶天那混蛋。你也不愿意,真的發生意外吧?”

    “我的事情,不勞你費心。”穆碧瓊冷漠道。

    殷婭楠哼了一聲,“你不會看上那混蛋,故意拿共生花做借口,真的聽你們宗門的吩咐,要將自己呈上吧?”

    “閉嘴!”穆碧瓊眸光怒焰一現。

    “哼,你最好掂量清楚。”殷婭楠喚出她的那輛飛行靈器,飄然入內。

    聶天摸了摸鼻子,也跳入其中。

    謝婉婷猶豫了一下,悄然飛上天空,望著殷婭楠飛行靈器內,那不算寬闊的空間,想著要不要將她的飛行靈器取出。

    “乘坐四個人,雖有些擁擠,問題不會太大,將就一下便是了。”殷婭楠發出邀請。

    “也好。”謝婉婷不再猶豫,也順勢落下那輛飛行靈器。

    穆碧瓊最后一個飛起,她看著器物中,狹小的空間,略略皺眉,還是走了進去。

    她坐在謝婉婷和聶天之間。

    一行三人,盤膝而坐,膝蓋相隔幾寸,幾乎都要貼上。

    器物內,聶天入目所見,都是氣質迥異的美女,嗅著幽蘭清香,他淡然一笑。

    器物狂馳而出,謝婉婷不時指引,點明飛向。

    方向確定,四人都相繼沉默,各自進行著修煉。

    血葬山脈的方位,已經偏離碎滅戰場的邊沿,器物的飛行, 也不再是繞著圓環,而是漸漸逼近碎滅戰場內部。

    一路無言,半月后,血葬山脈已映入眼簾。

    一座座白皚皚的山川,連綿起伏,延伸向深處。

    只是臨近血葬山脈,聶天都能看到那邊飄零的大雪,陣陣寒風吹拂而來,如冰光寒絲,滲透到血肉骨骼,令人軀體僵硬不適。

    飛行靈器,抵達一座白雪山川時,寒氣更甚。

    除了殷婭楠修煉的靈訣屬性,暗合這片天地,沒有明顯的不適,其余人,都暗自皺眉。

    “很多尸骨。”

    殷婭楠微微皺眉,玉指一點,器物就呼嘯而去。

    雪山的一處山谷中,有很多尸骨被大雪覆蓋,隱隱有人形。

    “呼哧!”

    殷婭楠動用寒冰之力,靈力凝結為冰刃,刮去大片大片的雪花,將被大雪埋葬的尸骨,顯露出來。

    尸骨有男有女,有異族,也有人族。

    其中一具尸骨,令聶天頗為意外,驚訝道:“地靈宗的裘冀。”

    造化源井時,裘冀領著地靈宗的門人,想要趁著聶天突破時,將聶天斬殺,反而被木族的法拓,擊殺了眾多同門。

    只有裘冀一人,僥幸逃了出來。

    裘冀,也沒有經歷后續的變故,沒有看到那位袁九川大開殺戒。

    沒料到,離開造化源井的裘冀,竟然沉尸于此。

    殷婭楠飛落下來,徘徊在那些尸骨處,仔細檢查了一陣子,說道:“這些尸骨,死亡的時間應該不太長,他們身上的器物,儲物戒,都被剝離了。不清楚動手的是誰,不過能殺掉這么多人,實力恐怕不弱。”

    聶天也暗自動用生命血脈感知,他從尸骨內,并沒有嗅到太多殘留的氣血。

    人族尸骨,對他幾乎沒有用,即便虛域級別的強者,如果不是和殷婭楠那邊,修煉特殊體術,也不會在死亡以后,還含有未曾散落天地的氣血。

    血脈等階較低的異族,死亡后,殘留在血肉筋骨內的力量,也會慢慢消耗干凈。

    他感應了數秒,就知道被大雪淹沒的尸骨,于他毫無價值。

    他都沒有下去查看的想法。

    “只是血葬山脈的邊沿,竟然……廝殺就已經如此激烈。”謝婉婷嘆息一聲,“外沿,還沒有兇魂和尸鬼,沒有太多可供采摘的靈材。而且,外沿還沒有污穢的濃烈天地能量,廝殺其實沒有太大必要。”

    聶天愕然,“你以前,難道沒有去過血葬山脈?”

    “沒有。”謝婉婷搖頭,“我只是知道此處,以前有一次,我也在血葬山脈的邊沿遠遠看過。那時我境界低微,是陪同宗門的師兄過來瞧瞧。我的那些師兄,倒是鼓起勇氣深入了,可惜一個都沒有能活著走出。”

    “你的那些同門師兄,當年在什么境界?”聶天詢問。

    “都是玄境,而且有三人,走玄境后期。”謝婉婷滿臉苦澀。

    “三個玄境后期,加上更多玄境同門,在血葬山脈深處探察,竟然全部死絕。”聶天瞇著眼,眺望著遠處,咧嘴說道:“有趣。這血葬山脈看來還當真是一個兇地,據我所知,越是兇險的地方,高等級的靈材和寶物越多。”

    “話是這么說,可還是要先保住命才行。”謝婉婷低嘆,“如果不是有你們三個同行,即便今日的我,也有了玄境后期修為,自信比當年那些師兄任何一個強大,我還是沒有勇氣,孤身去血葬山脈深處尋找機緣。”

    “走吧。”殷婭楠回歸,再次御動器物。

    飛行靈器如一道閃電,從山谷飛過,繼續前行。

    白雪下的越來越大,極寒的罡風吹拂而來,令一行人牙齒都在打顫。

    后來,除了聶天仗著軀體強悍,氣血旺盛如海,還能抵擋外,就只剩下修煉寒冰之力的殷婭楠,敢于置身在漫天冰雪中。

    穆碧瓊和謝婉婷,都早早動用靈力,凝結光罩,隔絕寒冰的滲透。

    “越往內,越是如此森寒嗎?”聶天奇道。

    “不是,血葬山脈深處,似乎不是這樣的。”謝婉婷解釋,“極寒風雪,其實不算什么。血葬山脈內部污穢的天地靈氣,更加要命。除此之外,兇魂和尸鬼,一旦碰見,會馬上對我們發動攻擊。”

    “同樣搜查靈草、靈材的,人族異族,也是兇殘的豺狼,必須時刻小心。”

    聶天緩緩點頭。

    殷婭楠的飛行靈器,途徑另外一個白雪覆蓋的山谷時,從谷內一個被雪淹沒的人形軀體內,忽飆射出一道冰光。

    冰光璀璨,寒氣徹骨,有寒晶在冰光內,符文般蠕動著。

    “蓬!”

    冰光射在飛行靈器底部,極大的沖擊力,令殷婭楠的飛行靈器,被直接洞穿。

    冰光穿過器物,炸裂開來,化為一柄柄冰劍,刺向聶天四人。

    “呼!”

    聶天等人,從裂開的器物內,飛向半空,各自施法,將尾隨而來的冰劍砸碎。

    “轟轟轟轟!”

    四人飛身墜落,在器物爆裂時,都站在白雪彌漫的谷內。

    “喀嚓!”

    巖冰碎裂,雪花散去,谷內一道道身影,逐個顯露。

    那些人,身穿同一種服飾,分明來自同一個煉氣士宗門,皆寒氣森森,先前他們將自己融入這方天地,連聶天都沒能嗅到他們的生命氣息。

    “雪域,天冰宗的人!”

    水月宗的謝婉婷,盯著他們衣衫看了一眼,臉色微變。

    ……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萬域之王相鄰的書:異世為圣逍遙狂徒劍仙風暴君仙仙王之王神極異能販賣店魔王他姐魔王莫慌天魂武帝吞天武帝至尊小妖后:魔尊,約不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