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聲名鵲起!

【書名: 萬域之王 第九百三十三章 聲名鵲起! 作者:逆蒼天

強烈推薦:武煉巔峰永恒之心最強劍神系統武神天下都市全能系統通天仙路全職法師異界軍隊     血絕子一逃,依附于他的所有血絕會成員,作鳥獸散,紛紛撤離。

    “血之禁咒”內寄托的血之精華,被聶天以生命汲取吸納后,也失去應有效果。

    骸骨血妖的鮮血,重新恢復流動。

    “快了,離生命血脈下一次的蟄伏,再次進階,不會太遠了。”

    聶天瞇著眼,感受著那道青色血氣的狂喜和雀躍,心有觸動,知道離生命血脈積累出足夠的血肉精氣,不再遙遠。

    他也沒有想到,血絕子那奇詭的血域,能夠以生命汲取抽離力量。

    血域片片鮮血之地,都是七階、八階古獸和異族的鮮血,對他生命血脈的幫助極大。

    “白薔薇!”

    就在他目顯喜色時,景飛揚冷哼一聲,扭頭看向后方。

    一道高挑的雪白身影,如一朵清冷的白薔薇花,在星河內飄逝著,瞬息而至。

    “見過景宗主。”白薔薇到來,微微頷首行禮,旋即看向聶天,誠懇地拱手,說道:“我來,是特意致歉的。”

    “致歉?”景飛揚愣然。

    聶天也神色錯愕。

    不久前,白薔薇還說動了陰影老怪,要生擒他,怎么突然就要致歉了?

    白薔薇略顯尷尬,輕輕鞠身,“我也是受一人委托,那人許下重利,要我出手,將你生擒。那人的身份……我也看不透,不知其來歷。”

    聶天哼了一聲,“真的看不出來歷?”

    “的確瞧不出。”白薔薇苦笑,“此事,的確是我們的不對,還望你不要介意。好在,陰影老怪也未能得手,為了表示歉意,我愿給出一個消息。”

    “什么消息?”聶天皺眉。

    “你們隕星之地被囚禁的一行人,在雪域的晶雪域,由天冰宗圣域初期者,寒晶老祖親自看守。”白薔薇語氣真誠,“我也出自天冰宗,雪域當中,有我的眼線。寒晶老祖的實力,雖然不如雪峰老祖,可也同樣難纏,你們最好小心行事。”

    “另外,血絕子潰敗一事,相信不久就會散播開來。我猜,等你們抵達晶雪域前,天冰宗怕是已經收到消息,指不定雪峰老祖也會親臨晶雪域,等候你們的到來。”

    景飛揚哼了一聲,“我們去雪域,是索要人,并不是非要大動干戈。天冰宗的雪峰老祖,敢坑害你,可未必就有膽子,對聶天下手。”

    “他膽子真有那么大,早就將那些隕星之地的囚禁者,直接殺了,而不是留活口。”

    白薔薇輕聲一嘆,“確是如此。”

    “算了,既然你親臨,主動致歉,又說出那些人被囚禁之地,白薔薇的冒失,我們就不往下追究了,你好自為之吧。”景飛揚明明和白薔薇講話,眼睛最后,還是落到聶天身上。

    聶天點頭。

    “多謝。”白薔薇又一次致謝,旋即飄然離去。

    “這女人,也是一個苦命人,她本有希望成為天冰宗的宗主,可惜太過心慈手軟,又容易輕信人,結果反倒是被雪峰老祖算計,淪落到成為星空狩獵者的地步。”景飛揚頗有些遺憾。

    隨后,他便領著聶天,重返那艘星河古艦。

    一入其內,景飛揚和段石虎,還有景柔,都開始追問聶天究竟是通過什么手段,令血絕子的血域差點崩滅的。

    聶天只道他血脈特殊。

    時至今日,他混血者的身份,碎星古殿的各大長老已心知肚明。

    他也想弄明白,他的血脈源頭在何處,不怕將消息散播出去,所有在血脈一事上,沒有如以前那般謹慎了。

    他還有一種期待,期待他那從未謀面的父親,知道他的事跡以后,能帶著他的母親,主動來找他。

    戰斗匆匆結束,星河古艦繼續向血域開赴,白薔薇領著麾下,也不再跟隨。

    所有人離去以后,一束燃燒著的火炎流星,忽然飛逝而來。

    火炎流星內,跳躍著那簇神火,神火賦予了流星靈魂,就在聶天吸納血絕子一片片鮮血之地處,反復徘徊,似想要從聶天遺留的血氣內,得到什么。

    許久許久以后,聶天散逸出來的氣息,完完全全消失在星河。

    火炎流星再次飛出。

    ……

    “什么?血絕子潰敗了?”

    天莽星域,金瀚宗一座猶如黃金鑄造的殿堂內,宗主瞿明德瞪大眼,望著冒然來訪的權子軒,轟然一震。

    千劍山的宗主權子軒,還是顯得萎靡不振,傷勢未痊愈。

    他臉色略顯蒼白,輕輕點頭:“消息百分百屬實。”

    “血絕子橫行周邊各大域界之間,行蹤詭秘,他的血域又神秘莫測,豈會輕易落敗?”瞿明德深吸一口氣,“即便是景飛揚出手,和血絕子也頂多勢均力敵,景飛揚應該沒有能力,重創血絕子吧?”

    “我從白薔薇那邊得到消息,真正令血絕子潰敗的,乃是第七位星辰之子。”權子軒嘆道。

    “聶天!”瞿明德暴喝。

    “聶天!”

    黃金殿堂內,包括吳蕓在內的,數名虛域境界的金瀚宗的長老,全都失聲驚叫。

    “怎么可能?權宗主,那白薔薇會不會弄錯了?第七位星辰之子,剛剛得到碎星古殿認可,境界只是玄境啊?”

    “血絕子的那片血域,混雜著眾多異族、古獸鮮血,別說我們人族了,連血脈強悍高階的異族和古獸,都沒有辦法真正破解,他怎么能?”

    “我不相信!此事說出去,誰能相信?”

    “白薔薇是不是聽信讒言了?”

    金瀚宗的那些虛域強者,七嘴八舌,議論紛紛,沒有一個相信消息屬實。

    “白薔薇本人,就在那片戰場,親眼目睹,然后轉述給麾下。”權子軒語氣艱澀,“如果這番話,不是她說出的,或者不是她親臨戰場,我也不愿相信。但事實,就是如此!是聶天以獨特手段,破掉血絕子的那奇詭血域,擊潰了血絕子的心靈防線,令他狼狽逃離。”

    瞿明德連連深呼吸,令自己平復心境。

    好半響后,他才垂著頭,喃喃道:“我們拒絕歸順他,成為他的附庸,會不會錯了?”

    權子軒沉默,臉色卻異常難看。

    ……

    “血絕會的血絕子,圍殺第七位星辰之子時,血域受創,整個人都潛隱起來,龜縮不出?”

    “據說,是聶天以匪夷所思的手段,破掉了他的域?那可是圣域啊!”

    “此事,不會是真的吧?”

    “白薔薇傳來的消息,千真萬確!”

    “……”

    類似的對話,在天莽星域,垣天星域,還有雪域,甚至較遠的暗渺星域,許多強悍宗門內部,都散布開來。

    一時間,第七位星辰之子,聶天之名,響徹周邊各大星域。

    垣天星域,明確拒絕聶天的渾天宗,三劍宗,都深受震動。

    簡家、關家和楚家,私下里,開始和神火宗的岳炎璽溝通,希望等聶天歸來后,親自和聶天談一談。

    ……

    晶雪域。

    座座冰川之間,有一塊巨大堅冰,擺放在寒氣繚繞的山谷中。

    堅冰內部中空,如密不透風的冰晶石室,其中赫然端坐著樊鍇、趙洛峰、雷震宇等隕星之地的強者。

    堅冰旁邊,寒晶老祖閉目養神,鼻息中有晶瑩寒氣,如電光伸縮不定。

    “咻!”

    一塊冰玉,從天而落,就在寒晶老祖胸腔停留。

    堅冰內,樊鍇等人忽有所覺,都看向那塊冰玉。

    一行人陡然緊張起來。

    冰玉,封印著訊息,應當是天冰宗的人,傳訊于此。

    冰玉內的消息,極有可能是天冰宗的命令,和他們的生死,興許有關。

    “會是什么消息?”趙洛峰苦澀一笑,“天冰宗將我們囚禁于此多時,不理會我們的交涉,究竟意欲何為?”

    身為隕星之地天宮之主,曾經雄霸隕星之地的巔峰人物,如今淪落到被人禁錮,由別人掌奪命運的凄慘地步,早就消磨掉了趙洛峰的銳氣,讓他明白他或許在隕星之地還是一號人物,可在天冰宗這類強大宗門面前,他根本不值一提。

    人家,要想滅殺他們,他們連反抗一下的力量都沒有。

    畢竟,站在他們前方的寒晶老祖,為圣域強者。

    “以前在隕星之地,我們是坐井觀天了,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樊鍇低嘆,“原來一心想要走出去,脫離隕星之地。可真正走出后,才知道外界的兇險殘酷,我們那點境界修為,在真正強大宗門面前,簡直可笑。”

    一行人嘀咕著,自怨自憐,唉聲嘆息,都有種看不到未來的頹喪感。

    “那聶天,當真出生于你們隕星之地?”忽然,寒晶老祖主動講話了。

    趙洛峰精神一震,“不錯,聶天就是離天域本土人,從天門試煉內,得到三枚碎星傳承,從而令境界和實力一路狂飆,有了如今的修為。”

    “隕星之地,隕星之地……”寒晶老祖喃喃低語,好半響后,才說:“那個聶天,已經正式被碎星古殿接納,成為第七位星辰之子。此刻,他已經在前往晶雪域的途中,很快,你們就會見到他了。”

    此言一出,樊鍇都霍然而起,臉色激動,“前輩,聶天因何而來晶雪域?”

    “自然是為了你們而來。”寒晶老祖冷淡道。

    “為了我們!”

    趙洛峰身影一顫,冷硬的心田,似被溫暖了一下,聲音都變得異樣。

    ……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萬域之王相鄰的書:異世為圣逍遙狂徒劍仙風暴君仙仙王之王神極異能販賣店魔王他姐魔王莫慌天魂武帝吞天武帝至尊小妖后:魔尊,約不約